•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6
晚菊

傍晚,欣接到了通電話,對方表示將於五時來訪。思索著「五年沒見了吧。」,她放下電話看著時鐘。離五點還有兩個小時,得先去洗個澡才行。囑咐女傭早點準備好晚飯後,她趕忙走向浴室。緩緩坐進熱水裡,她心想,一定要比上次見到對方時看來更年輕,若顯出老態可就輸了。離開浴室後,她從冰箱裡拿出冰塊,仔細敲碎後裹上兩層紗布,在鏡子前仔細地按摩著臉龐。持續了十分鐘後,她的臉龐開始泛紅、麻痺,皮膚幾乎失去了知覺。身為女人,五十六歲這數字讓她恨得咬牙切齒。但她相信只要持續保養得宜,女人的歲月痕跡是可以被淡化的。她拿出進口的舶來品乳霜,抹在冰冷的臉上。鏡中映著一副蒼白如死人、已然老去的女人臉孔,睜著大眼看著自己。妝畫到一半,她突然憎惡起自己的臉。眼前霎時浮現自己當初美豔到足以登上明信片的模樣,她蜷起膝蓋,凝視著自己大腿的肌膚。不復往昔的豐腴與彈性,細細的靜脈突起蜿蜒著。但,尚不致於過瘦的模樣,讓她稍感安慰。併起雙腿,大腿間剛好密合。洗澡時,她總會這麼做。她會端坐著併攏雙腿,將熱水倒在大腿的凹槽間,看著熱水穩穩地積累在凹槽裡。這讓人安心的畫面,撫慰著她的衰老,讓她覺得自己還能吸引男人。她也發現,這點似乎成了她人生中唯一的倚盼。她張開雙腿,像撫觸著別人似的,輕撫著自己大腿內側的肌膚。光滑、柔細,像浸潤著油的鹿皮一般。她想起西鶴(註一:井原西鶴[1642-1693],日本江戶時代的小說家。)在其所寫的〈伊勢物語之遍覽諸國〉中提到,他前往伊勢遊覽時,見到了兩位彈奏三味線(註二:日本的一種弦樂器,據說起源自中國的三絃琴。)的美女「小杉」與「小玉」。據說在開始彈奏三味線前,會有人將一副鮮紅色的網在她們跟前展開,讓客人們透過網眼瞄準她們的臉玩丟擲錢幣的遊戲。她無法不承認,這種需要張開鮮紅色大網相隔、如浮世繪一般的美貌,對她來說已是僅存於昔日的往事了。年輕時,她一心沉溺於對金錢慾望的追求,但隨著年紀漸長,並經歷過慘烈的戰爭後,她開始覺得沒有男人的日子空虛且無依到難以招架。年齡增長後,她發現自己的美貌漸漸出現改變。時光流逝,她的美也開始出現不同的風韻。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