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5
我喜歡把東西保存起來,不是說保育鯨豚、保護別人、保留大自然這種遠大的目標,就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東西:禮品店可以買到的陶瓷鈴鐺、派不上用場的餅乾模型(誰會需要腳丫形狀的餅乾?)、綁頭髮的緞帶,還有情書。我所珍藏的小東西之中,最珍貴的寶物大概就是那些情書了。

我把情書收藏在一個湖綠色的帽盒裡,那是我媽媽從市區一間古董店買給我的盒子。這些情書不是別人寫給我的,我沒有那種情書;這些是寫給每一位我曾經愛過的男孩的信,一共五封。

我每次寫信都毫不保留地寫出心中的一切,彷彿對方永遠不會閱讀信中的文字。因為,他永遠不會收到這封信。所有藏在心底的祕密、所有偷偷觀察到的小細節、被我保存在記憶裡的點點滴滴,我盡數寫在信中。寫完後,我將它密封、寫好地址,然後放進湖綠色的帽盒。

嚴格來說,這些不算是情書,我寫信是因為不想再愛了。它們是我內心的告別儀式,寫完之後,我將不再被吞噬一切的戀愛吞噬;吃早餐麥片時不再好奇他是否和我一樣喜歡加香蕉片,隨口哼唱情歌時不再是為他而唱。如果戀愛是一種著魔,也許寫信就是一種驅魔。我的信能放我自由。至少……本該是如此。

第五章

瑪格出發前一晚,我們三姊妹在她房裡打包最後的小東西,貓貓負責把瑪格的盥洗用品整理好、裝入透明小盒子,瑪格則在猶豫要帶哪一件外套。

「我要風衣跟大外套都帶去呢,還是風衣就好了?」她問我。

「風衣就好了。」我說。「要正式要休閒都可以。」我躺在她床上指揮她們打包。「貓貓,乳液的蓋子要記得轉緊。」

「這罐是全新的,當然有轉緊!」貓貓表示不悅,但還是再次檢查。

「蘇格蘭的冬天來得比較早。」瑪格說。她將外套摺好後放在行李箱上。「我還是兩件都帶好了。」

「自己都決定了還問我幹麼。」我說。「而且妳不是說聖誕節會回家嗎?妳會回來的吧?」

「妳不要一直煩我,我就回來。」瑪格應道。

其實瑪格也沒有打包什麼,她需要的東西不多。要是我的話,大概會把整個房間塞進行李箱帶走吧,不過瑪格的房間看上去沒太多變化。

瑪格在我身旁坐下,貓貓也爬到床尾。「一切都變了。」我嘆氣道。

瑪格扮了個鬼臉,伸手攬著我。「其實沒變喔,真的。我們還是永遠的宋家姊妹,對吧?」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