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假日書店
內容連載 頁數 1/6
他們的生命故事
 
對於一些選擇性緘默者而言,改變是可能的。但是我們不能忘記,對於許多選擇性緘默的年輕人而言,即使只是基本的日常溝通也似乎遙不可及。尤其值得重視的是,我從「我說」(iSpeak)支持團體的家長得知,有些有溝通需求的孩子,小小年紀就已經被心理和語言服務機構放棄,理由是他們「對於治療毫無反應」,其中有的孩子才七歲!本書所強調的重點之一是,選擇性緘默症可能持續至中年,甚至老年。因此,忽略孩童的需求的後果,可能是將他們推向一輩子的心理問題,這真是可惡。結局美好的生命故事固然可喜,但是不要忘記,並非所有選擇性緘默者都如此幸運。
 
無論如何,選擇性緘默症都不是愉悅的經驗。雖然許多小孩可能在兒童時期就克服了選擇性緘默症,但是當它持續至青少年甚至成年,那真是令人痛苦又煎熬。我自己因而罹患了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二十出頭時的孤立和壓力至今經常糾纏著我。那時我沒有任何支援,沒有任何選擇性緘默症的專業協助,而我也無法向父母求救。雖然我可能已經釋懷,坦然地將我的經驗寫在這本書中,也可以肯定地說我接納自己,但是那段經歷的傷痛無法經由任何諮商或認知行為治療來減輕。
 
我強烈地認為,如果我在孩童時期受到足夠的協助(假設當時存在著我所需要的協助),我就可以避免後來大部分的傷痛。這就是我想藉由這本書所傳達的最重要訊息,我在此最後一次強調:盡早在幼年時期幫助選擇性緘默的孩子,才能避免未來的煎熬。
 
【丹妮兒的故事】
 
從我有記憶以來,選擇性緘默症就占據我生活很大一部分:從孩童時期完全受制於緘默,到青少年時期以激烈手段打敗它,乃至於現在它留下嚴重的焦慮,影響了我的日常生活。
 
幼年時期在學校,我天真無知,沒有察覺自己和同學不一樣。我在學校從不覺得辛苦,朋友總是很多,老師們雖然不瞭解選擇性緘默症,卻非常體諒和支持。小學階段大致也是類似狀況,我有很好的朋友和老師。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