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圖書週年慶_領券版
內容連載 頁數 2/6
我開始感到困難是因為碰到一位代課老師,她似乎不知道我有選擇性緘默症,或至少不曉得它的嚴重性。她教的第一堂課是英文課,我們必須完成寫作練習。為了鼓勵我們,老師答應給我們貼紙,所以寫完之後,我們要到老師的桌子那裡,拿作業給她看。我的朋友們一個接著一個拿到貼紙了。輪到我時,我拿作業讓老師看,她批改之後問我想要哪一張貼紙,我指著其中一張,但她並不直接給我,而是堅持我要說出貼紙上是什麼動物。當然,我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做到,所以我就回座位。在所有朋友之中,只有我沒有拿到貼紙,雖然我和他們同樣努力地完成了作業。現在回想起來,這件事似乎微不足道,但當時對九歲的我而言卻是天大的羞辱。從那一刻開始,我才瞭解自己和朋友、同學們有多麼不一樣。
 
不過,這位老師還未放棄讓我開口的企圖,當天後來又發生了更嚴重的狀況。我們必須完成分組口語作業,這當然不是選擇性緘默的孩子所擅長的,但是我通常不會有問題,因為導師在開學時就給了我一個白板。我們開始分組,我像平常一樣和我最要好的朋友一組,我們開始討論,我把意見寫在白板上。但是幾分鐘之後,代課老師走過來沒收我的白板。她拿走了我唯一的溝通工具,而且把我的夥伴調到別組,留下我剩下的整堂課都自己枯坐。即使當時年紀還小,我也能感受到一股怒火油然而生。這個女人怎能如此無知?那天直到放學,我都勉強忍住淚水,不知如何處理自己憤怒的情緒。我回家之後,爸媽向學校表達抱怨。隔天,導師叫我到教室外,為前一天的事向我道歉,告訴我,那位代課老師再也不會來這所學校。但是對我而言,傷害已經造成。那一天奪走了我對於選擇性緘默症的天真無知,我開始明瞭我和其他同學有多麼不一樣。
 
升上中學之後,類似的事件變得更頻繁,而且有些同儕會霸凌我(見第八章〈選擇性緘默症與霸凌〉)。八年級的數學老師尤其刁難,他好像很喜歡孤立我。有一次,我因前次上課發生一些事而無法離家上學,不管任何人說什麼或做什麼都沒有用,數學老師竟然強迫我掛急診去看心理醫師。有一段時間,我下課時會被同年級的一個女孩霸凌,上課時則被數學老師霸凌,萬一當天有代課老師還可能再被他們霸凌。不用說也知道,學校絕對是我最不想去的地方!
6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