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2
【滿懷希望】

1990年代初期,蘇聯瓦解,拉脫維亞共和國獨立不久,有位名為烏迪斯‧薩林斯(Uldis Zarins)的年輕人滿懷著理想與抱負,夢想成為雕刻家。1994年,烏迪斯獲里加藝術專門學校錄取。他在專校的學習過程很艱辛,競爭很激烈,但成果令人滿意。烏迪斯每天用黏土模仿製作古希臘頭像、半身像、全身像。模仿是很普遍的觀念,經由仿製古代雕像,可幫助學生認識造形。經過短短半年,烏迪斯感覺自己的觀察力進步,雙手也變得靈巧,但掌握造形的能力卻遲遲難有進展。

【亞馬遜女戰士的臉頰】

有一天,烏迪斯想模仿著名雕刻家波留克列特斯(Polykleitos)的亞馬遜女戰士的頭像,卻碰到一個問題:臉頰怎麼雕?臉頰顯然不是圓的,而是由好幾種複雜的形狀所組合起來。他心想:「要是能夠了解臉頰由什麼形狀組成、不同形狀之間又是如何湊在一起,就太棒了。」老師的指導卻令人沮喪,他總說:「學習、研究、測量!」可是,臉頰並沒有角和面,到底要量什麼?有位老師回答他:「研讀解剖學,也許你會有所收穫。」

【初次接觸解剖學】

教造型的老師告訴烏迪斯:「這裡有顆人類頭骨和一本解剖書,你若想通盤了解,就好好研究,然後做個人體肌肉解剖模型(écorché)來看看吧!」於是,烏迪斯決定雕一尊有肩膀的胸像,可是明明每塊肌肉都在正確的位置上,雕像看起來卻慘不忍睹。重點是,這完全無法幫助他認識形態。他決定不在形態上繼續打轉,改而研究肌肉。烏迪斯鑽進解剖書堆裡越挖越深,這才明白,解剖學對畫家和繪圖者是何等重要。然而,他發現每本解剖書都很單調,圖片既凌亂又稀少。「結果,沒有一本是專為雕塑家而寫的!」烏迪斯發現,唯一稍微提到人體與解剖形態的解剖書,只有高特菲‧巴姆斯(Gottfied Bammes)的《裸體人像》(Der Nackte Mensch)。於是,他自問:「為什麼這些書的圖那麼少、字那麼多?」
21 2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