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 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每日簽到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試讀偵探
內容連載 頁數 4/7
晚上,我和法院的人一起吃了餃子,法院的人感慨地說:「幹了這麼多年審判工作,還是第一次與被告在同一張桌子上吃飯。」晚上十點半左右,法院的車把我一直送到火車站站台上的軟臥車廂門口。我、王憲達和黃智顯一起上車,他倆負責把我送到大連。我們三人包了一個軟臥包廂。晚十一時三十七分,開往大連的二二九次列車起動了。望著窗外茫茫的夜色,我仍然沉浸在獲得自由的喜悅中,想像著和家人團聚的種種場面。
 
「我真的自由了嗎?我為自由付出過多少代價,才有資格享受這份自由?」
 
「我有充分的理由狂喜嗎?難道『六.四』的鮮血中沒有我的責任嗎?」
 
「難道蹲過近兩年的監獄就有資本了嗎?難道參加過『六.四』、待過秦城的人就可以心安理得地認為全世界都欠他點什麼嗎?」
 
「難道『六.四』之後中國的倒退與我無關,僅僅是專制政府所為嗎?」
 
「六.四在中國歷史上的意義究竟是積極、還是消極?它真是偉大的民主運動嗎?」
 
「為什麼『六.四』之後謊言滿天飛?」
 
「為什麼中國人那麼熱衷於評說誰英雄、誰懦夫?」
 
「為什麼許多與六四有關的人都抱著一種平反的期待而無所事事?好像除了期待之外再無其他?」
 
出獄至今,已近一年,各種問號折磨著我。儘管在表面上我的生活是平靜的,但內心深處的掙扎一刻也未停止過。而最根本的問題是:我是否有足夠的勇氣和智慧面對自己,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所思所想負責?
 
近一年來,除了有兩個月呆在大連我父母的家中外,我基本上是在北京德健的家中。我不接受任何記者的採訪,盡量縮小社交範圍,更不想多見那些因「六.四」而受到某種牽連的人。看書、唸英文、和女朋友相愛、和朋友聊天,時常去看看病中的前妻和八歲的兒子。
7上一頁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