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政策各項服務調整說明詳情

  • 每日簽到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華文經典文學
內容連載 頁數 6/7
等我稍稍平靜之後,感到噁心,一種從未有過的對自己的厭惡。同是參加「六.四」,而我卻沒流血,被捕後關在秦城監獄,條件遠比大多數因「六.四」而坐牢的人好。現在,我還活著,還有個不大不小的臭名,還獲得了自由,得到朋友們和陌生人的關心、愛護。而那些死者和獄中人呢?他們的親人、朋友呢?那個隻身張開雙臂攔坦克的小伙子呢?你們的血是否白流了?你們的勇敢、良知和獻身精神是否在被戲弄?苦難會為某些人換來美名,犧牲會成為某些人撈取功名利祿的稻草,全民族的悲哀也許僅僅滋潤了幾個膽小鬼和騙子,而我正是其中的一個。我永遠無法原諒自己,直到進入墳墓,因為我居然可以用出賣良知來換取自由——悔罪。
 
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關於我的刑事判決書上清楚地說明了釋放我的理由:本院認為,被告人劉曉波用寫文章、發表演說、參加絕食等方法四處進行宣傳煽動,以抗拒、破壞法律、法令的實施,推翻人民政府和社會主義制度,其行為已構成反革命宣傳煽動罪,且罪惡重大,應依法懲處。鑒於劉曉波在戒嚴部隊進入天安門廣場前,呼籲、組織學生、群眾撤離天安門廣場,阻止暴徒使用武器,有重大立功的表現;受審後能供認犯罪事實,確有悔罪表現,可依法從寬處理。根據被告人劉曉波犯罪的事實、犯罪的性質、情節和對於社會的危害程度和立功、悔罪的表現,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零二條、第五十九條,判決如下:被告人劉曉波犯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免予刑事處分。
 
再清楚不過了,釋放我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我的悔罪。下了法庭後,法院的人告訴我,儘管我有重大立功表現,可以從輕發落,但是如果我不悔罪,決不會放我,至少要判幾年,而且肯定要比王丹等學生判得重,也許和包遵信差不多。
7上一頁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