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日一句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4
〈濫情〉

濫情是一種奢侈。一個人不敢過度放縱自己的感情,尤其當你希望別人尊重你的智力時。太過輕易淹沒在氾濫的情緒裡,直接露出感動的眼神,忘了考量而顯出激動的表情,那簡直就是恥辱──太過膚淺,不懂藏拙,我不過是個沒見過世面的鄉下人。

而我是如此濫情。

站在森林裡,初冬的清冷空氣撲上我的臉頰。整個人都醒了。樹木或金黃,或橘紅,或沒有顏色,因為葉子全跑到地面上,鋪滿整座山丘。空靈。這是我僅能搜到的字眼。天空灰沉,雨即刻下來了。我和旁邊的人卻一點躲雨的意思都沒有。有那麼一會兒,這個世界是寂靜的。

我甚至不害怕讓自己流一兩滴眼淚。

這是怎麼樣的感知狀態。為何能夠這麼澄淨而透明。一個人可以直接看進自己的靈魂。我有種錯覺,我從每一個經過我的人身上看見了他們的情感器官。

斜斜細雨中,情感洗淨了,健康地喘氣著,不再代表人們的交際手腕,不再僅是廣告傳媒想要販賣的商品。情感單純地存在。笑容是真正的笑容,而不是人們想掩飾自身野心的企圖。一個人終於又能自然而然地想起一個從未實現的夢,覺得能心平氣和面對過去的戀人。濫情又可以是一種可愛的多愁善感,一種為賦新辭強說愁的浪漫,一種青春回籠的微醺,而不是讓人難受的俗世寂寞。

濫情需要條件。沒有情境,沒有心緒,沒有時間,濫情顯得虛假而造作。像一頓為吃而吃的晚餐,毫無快感,只是徒然讓人胃部不舒服。假設,一個人在世上所能享用的感動次數跟性高潮都是有限的,你當然不希望將這些寶貴機會浪費在一罐很快用完的身體乳液、一本作者極度自戀的小說或一段粗糙愚笨的音樂錄影帶上,只因別人需要你的金錢或你的崇拜。為了保護你珍貴的情感,不受無謂的撥弄,你學會冷漠,對很多事物嗤之以鼻。能夠不用正眼瞧的人,就儘量由鼻孔看出去。你不知道這個世界究竟從你這邊要些什麼,你不願意也不耐煩去理解這些亂七八糟的細節。你真心渴望一個真正的情感機會,小心翼翼為自己的精力塗上防腐劑,期待在一個對的時刻遇見一個對的人,還能全力一搏,毫無保留。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