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6
新版自序
 
比爾蓋茲曾說:「多數人高估一年能有的進度,卻低估十年能累積的成果。」離《睡在懸崖上的人》出版已忽忽五年,若當年種下蘋果樹,現在都能結實豐碩。書中描述的困境掙扎期許挑戰,現在又是什麼樣的局面了呢?
 
五年前回台灣宣傳《睡在懸崖上的人》時,原本打算借住朋友家,但難得回家鄉卻刻意避開父母實在說不過去,最後還是返回台北的家。母親當時還因為我人生的選擇與我冷戰中,對她說話好像朝大海丟沙,連個漣漪都沒激起半點,但才問到寄放在家裡的悠遊卡,轉身上完廁所就出現在餐桌上,早餐也總準時出現。也許母親是王家衛電影《花樣年華》的戲迷,但我沒把握總能有蘇麗珍的細心,對這種含蓄壓抑的表達方式觀察入微。
 
家裡沒有人能確定母親是否終究讀了書,雖然每個人都試過至少一種方式向她推薦我的作品。但我也不像早年那麼煩惱糾結了,追根究底還是下定決心走了自己選擇的路,不再在母親的期望與自己的追求間首鼠兩端,也破釜沈舟不再讓自己有藉口把不快樂的原因推給母親。而當蠟燭不再兩頭燒,願意扛起決定人生的責任,擔子反而輕了許多,拿回了主動權,就有了改變的能量。把自己顧好後,心靈有敷餘的能量,可以站在自己這座山頭上,笑看母親的那一座山頭,還能從容盤算攻頂計畫。也許短時間見不出改變,但念念不忘必有迴響,不能低估累積的力量。
 
念茲在茲的開闢新攀登路線的首攀,的確有拿下一些成績,也有好幾次空手而回的遠征。還記得初窺攀登殿堂,熱情滿滿認定首攀是有為者亦若是的註腳。但當經驗累積得愈多,愈常在看到最美的風景之後,再回首咀嚼看到最真實的自己,極喜歡在每次洗煉中愈見清澈的領悟,而對首攀的追求更樂此不疲了。
 
攀登從來不是為了證明什麼給誰看。首攀對我而言最引人入勝的地方,是未知。雖然科技發達,地球上似乎難以找到未曾被探索的地域,但登山環境還是可以相當原始,加上瞬息萬變的氣候,海拔高度,路線的技術難度,以及完全沒有前人的攀登資料可供依循,是考驗基本功,臨機應變能力,以及發揮創造力的漂亮課題。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