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日一句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微物之神

微物之神

The God of Small Things

內容連載 頁數 3/5
艾斯沙認為,倘使他們在公車上出生,那麼他們這一生將可免費搭公車。不知他們從哪裡得知這類事情,或者如何得知這類事情。但是有幾年時間,這對雙胞胎對於他們的父母懷著一種隱約的不滿,因為父母毀掉了他們終生免費搭公車的權利。
 
他們也相信,倘使他們在過斑馬線時被車子撞死了,那麼政府會負擔他們的葬禮費用。他們十分肯定地認為,斑馬線就是為了這目的而存在的。免費的葬禮。當然了,阿耶門連沒有這種可以讓人被車撞死的斑馬線,甚至科塔亞姆——離此最近的一個鎮——也沒有。但是當他們坐兩個小時的車子去科沁時,曾在途中,從車窗看到了一些這樣的斑馬線。
 
政府從來沒有負擔蘇菲默爾的葬禮費用,因為她不是在斑馬線上被撞死的。她的葬禮是在阿耶門連的一間剛上漆的老教堂舉行的。她是艾斯沙和瑞海兒的表姊,也就是恰克舅舅的女兒。她從英國來拜訪他們。當她死時,艾斯沙和瑞海兒七歲,而蘇菲默爾快九歲了。她躺在一個孩子專用的小棺材裡。
 
有緞子襯裡。
 
黃銅把手閃閃發光。
 
她穿著克林普蘭黃色喇叭褲,髮上繫著緞帶,手裡拿著她喜愛的英國製時髦帥氣的袋子。她的面孔蒼白,而且布滿皺紋,就像洗衣者的一根在水裡泡了太久的拇指。教友們聚集在棺材四周,漆成黃色的教堂因憂傷的歌唱聲,而像喉嚨那樣膨脹著。留著卷曲鬍鬚的神父搖動著掛在鏈子上的乳香缽,而且不曾像一般星期日那樣對著嬰兒微笑。
 
祭壇上的長蠟燭彎曲了,但短蠟燭沒有彎曲。
 
葬禮上有一個佯稱是遠房親戚的老婦人,沒有人認識她,但她常常於葬禮中出現在屍體旁。一個對於葬禮上了癮的婦人?一個潛在的戀屍癖者?她將古龍水倒在一小塊生棉之上,然後帶著虔誠的模樣和溫和的挑戰神情,拿這塊生棉輕拭蘇菲默爾的額頭。蘇菲默爾聞到了古龍水和棺木的味道。
 
瑪格麗特克加瑪(蘇菲默爾的英國籍母親)不讓蘇非的生父——恰克,將手臂搭在她身上安慰她。
5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