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2
他自誕生以來就是飢餓的。
 
當雙腳落地時,他做的第一件事,是趕盡殺絕。
 
那裡有著無數同族,同族是企圖襲擊他的存在,而他是飢餓的存在。同族對他並不手下留情,他也毫無那種念頭。他空手打死同族,踩死他們,用肉體粉碎那些存在。他在無限綿延的迷宮中,置身於無限鬥爭之中。
 
他不確定自我是何時萌生的,好像是呱呱墜地的時候,又像是更久以前,「自己」就在「夢境」中搖盪。只清晰記得有個鮮明強烈的光景,令他得以認識到自己的存在。
 
他也知道自己至今仍在飢餓,渴求那個光景。
 
他一直感到飢餓,一直在戰鬥。
 
縱使皮膚破裂,骨骼粉碎,肌肉溶解腐壞,他仍到處屠殺同胞。
 
就在他終於屈膝力盡時,轉機造訪了他。
 
眼前出現的不是同族,而是「同胞」。
 
他們保護他不受同族攻擊,拯救他逃離死地,還帶他回他們的家,治療他的身體。
 
同胞是很好的存在,足夠令他萌生飢餓以外的某種情感。
 
而且他們博學多聞,告訴他飢餓代表的意義。
 
「強烈的憧憬」。
 
同胞戰士說了:那是你的「心願」。
 
憧憬?他不太懂那是什麼,只明白到那是自己的「願望」。       
 
在每一天、無時無刻的「夢境」之中,無聲無臭,只有光。那是足以令他渾身顫抖的意志,是逐漸填滿空洞身軀的歡喜,是肯定自身存在的「某種事物」。
 
除此之外,同胞還教了他很多,讓他學會智慧、強悍與武器。最後他告別同胞們,重返自己呱呱墜地的場所,投身於深不見底的黑鉛迷宮。
 
──不是這個,也不是這個。
 
知道了飢餓的真正意義,他再也無法滿足了。再怎麼磨練實力、屠殺同族也沒用,無論過了多久的時間,他都無法遇見那個「夢境」。曾幾何時,他甚至開始感到煩躁,或許也可稱之為焦躁。飢餓程度越來越強。
 
他持續追求「夢境」,依舊迷失方向。
 
「噫──噫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一名獵人發出慘叫,逃之夭夭。
 
地上躺了好幾個同為獵人的存在,手腳彎向不正常的方向,鮮血形成水灘。這些人巧妙地發現了躲起來的他,所以他打壞了這些人,擊退了他們。
 
──不是這個,也不是這個。
 
獵人們很像他追求的「某個存在」,但完全不對。
 
那個存在,那個「夢境」,絕不會像獵人這樣背對自己。
21 2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