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6
作者前言 一九五五年多頭市場版
 
這本書在十五年前首次出版,當時金融市場的情況跟今天不同,作者的際遇也不盡相同。然而,像法國人所說的:plus ça change, plus c'est la même chose(世事變遷,有些事到頭來卻依舊如初)。時至今日,我對這句話更是深信不疑。
 
出版十五年後仍然被記得的書實在不多;但是,一九四〇年當時對華爾街有所關注的人當中,我知道有不少人記得這本書。其中並不是每個人都購買或閱讀了這本書,有的甚至連書裡阿諾(Arno)先生的插畫也沒瞥上一眼。我遊走各地時,發現有許許多多的人知道這一本書,但從沒有買過。每每我在談話中提起《客戶的遊艇在哪裡?》時,大多數人的眼睛總會為之一亮。
 
這本書會留在人們的記憶裡,全歸功於四萬字之中的這幾個字——也就是這本書的書名。現在正是適當的時機,讓我透露寫作這本書的靈感來源:
 
一切源自於那則小故事(請看第三十八頁)。一九二七年我在華爾街找到第一份工作,不久後我就聽到這個笑話;所有在那裡工作的人都聽過。數十年來這則故事只是一直埋藏在我的潛意識裡;畢竟,這不是一個適合在聚會場合裡說的笑話,因為那裡的每一個人早就聽過了。於是,我在初稿裡的某處寫了這個故事。我的編輯古德曼(Jack Goodman)先生卻把這一句挑了出來,放到書背上。
 
我還記得我當時大力反對,但一如既往的,反對無效。我的弟弟是著作權法方面的專家,我從他那裡得知書名不受著作權法保護;所以,我早就想好了要給我的書一個好書名——《頑童歷險記》。
 
這本書面市且進行廣告宣傳之後沒多久,我就收到許多老華爾街人的來信,他們指責我抄襲。其中一位來函者語氣相當客氣,卻為我提供了相關的資訊。這位老紳士特地為我寄來了我出生那一年在舊金山出版的《閒談者》(The Tattler)期刊影印本。其中的評論我讀得入迷,那是來自一位崔維斯(Travis)先生的碎念;這位崔維斯先生是個睿智的人,他當時的名望僅次於劇作家威爾森.麥茲納(Wilson Mizner)。我知道崔維斯先生有一點口吃,因此當他提到刮著冷風的那一天,他站在水族館旁顫慄不已時,情境更為動人。出於學術精神,這本書的書名其實應該改名為《客客客客戶的遊艇在哪裡》。
 
我很清楚:這個我「偷竊」而來的笑話本來就有甚高評價,否則就不會流傳半個世紀之久。這跟我的引用沒有關係。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