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2
黑色的使者
 
生命裡有這樣重的敲擊……我不知道!
像神的憎恨的敲擊;彷彿因它們的壓力
所有苦難的淤泥都
積存在你的靈魂裡……我不知道!
 
它們不多,但的確存在……它們在最冷酷的
臉上鑿出黑暗的溝渠,在最堅硬的背上。
它們許就是野蠻的匈奴王的小雄馬;
或者死神派來的黑色的使者。
 
它們是你靈魂基督們深深的瀉槽,
遭命運褻瀆的某個可愛的信仰。
那些血腥的敲擊是出爐時燙傷我們的
麵包的爆裂聲。
 
而人……可憐的人啊!他轉動著他的眼睛
當一個巴掌拍在肩膀上召喚我們;
他轉動著他瘋狂的眼睛,而所有活過的東西
像一泓有罪的池水積存在他目光中。
 
生命裡有這樣重的敲擊……我不知道!
 
同志愛
 
今天沒有人來問我問題;
今天下午,沒有人來向我問任何東西。
 
我一朵墳頭的花也沒看到,
在這樣快樂的光的行列裡。
原諒我,上帝;我死得多麼少啊。
 
今天下午,每一個,每一個走過的人
都不曾停下來問我任何東西。
 
而我不知道他們忘記了什麼東西
錯誤地留在我的手裡,像什麼陌生的東西。
 
我跑到門外,
對他們大叫:
如果你們掉了什麼東西,在這裡啊!
 
因為在今生所有的下午裡,
我不知道他們當著我的面把什麼門砰一聲關上,
而某個陌生的東西抓著我的靈魂。
 
今天沒有人走過來:
而在今天,今天下午,我死得多麼少啊。
 
禁忌的愛
 
你自嘴唇和黑眼窩閃閃升起!
我自你的靜脈升起,像一條受傷的狗
尋找柔軟的人行道容身。
 
愛情啊,你是人間之罪!
我的吻是魔鬼頭角上閃亮的
尖梢;我的吻是神聖的教義!
 
靈魂是會移動的凝視面
──遭褻瀆依然純潔!
是生出大腦的心臟!──
透過我憂傷的泥軀移向你的靈魂。
是柏拉圖式的雄蕊,
生存於你靈魂所在的花萼中!
 
一些不祥、懺悔的沉默?
你可曾碰巧聽過他的聲音?純真之花!
……而知在沒有主禱文的地方,
愛情就是犯罪的基督!
 
11 我遇到一個女孩
 
我遇到一個女孩
在街上,她擁抱了我。
未知的X,質言之,任何遇過她或會遇到她的人,
都不會記得她。
 
這女孩是我的表姐妹。今天,碰觸到
她的腰時,我的雙手進入了她的年紀
如同進入兩座粉刷粗劣的墳墓;
而她帶著這同樣的荒涼感離去,
陰暗天光下的三角洲,
兩者之間的三位一組。
 
「我結婚了,」
她對我說。不管小時候我們在已逝的
姑媽屋子裡做了什麼。
她結婚了。
她結婚了。
21 2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