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地美食展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8
1
 
事情的進展糟得不能再糟。
 
薩菲雅.海斯卓在倉卒之中計畫了這場打劫,但沒有哪個部分是照著計畫走的。
 
首先,薩菲和伊瑟等待的目標不是那輛豎著閃亮金黃旗幟的黑色馬車。更糟的是,這輛該死的馬車旁邊還跟著八隊衛兵,正因為中午的陽光而眨著眼睛。
 
再者,薩菲和伊瑟根本無處可逃。她們所在之處是一塊石灰岩,下頭塵土飛揚的道路是通往凡涅薩市的唯一路線。這塊灰色石頭突出在路面上方,而道路俯視著綠松石色的大海。洶湧的海浪和狂暴的風拍打著七十英尺高的懸崖。
 
還有第三──真正讓她感覺心頭一涼──一旦衛兵們踩上她們設下的陷阱,引爆埋在裡面的火罐……唔,這些衛兵們將會翻遍這懸崖的每個角落。
 
「該死啊,小伊。」薩菲啪地放下望遠鏡。「每一隊都有四個衛兵,八乘上四是……」她的臉皺了起來。十五、十六、十七……
 
「三十二。」伊瑟淡淡地說。
 
「三十二個去他媽的衛兵帶著三十二把去他媽的十字弓。」
 
伊瑟只是點點頭,輕輕掀開棕色斗篷的帽兜。太陽照亮她的臉蛋。她跟薩菲是完美的對比:子夜黑的頭髮對比薩菲的淺金髮絲、月白的肌膚對比薩菲的棕褐膚色、榛子色的眼睛對比薩菲的藍眸。
 
伊瑟扯開望遠鏡,榛子色的眼睛現在轉而盯著薩菲。「我不想講『就跟妳說了吧』──」
 
「那就別講。」
 
伊瑟接著說下去,「──但是,他昨晚跟妳說的全都是謊話,我們差不多可以確定他對普通的牌局沒有興趣。」伊瑟伸出兩隻戴著手套的指頭。「他今天早上沒有從北邊的高速公路離開鎮上,而且我敢說──」她比出第三根手指,「他的名字甚至不是凱登。」
 
凱登。要是……不,當薩菲找到那個深輪廓騙子,她會打斷那張該死的完美臉龐上的每一根骨頭。
 
薩菲低聲哀號著把頭砸向石頭。她的財產全輸給他了。不只是其中一些,是所有的錢。
 
昨晚當然不是薩菲第一次把她的──和伊瑟的──存款全部賭在一場牌局上。但又不是說她從前曾經輸過,因為俗話說得好,別想騙過真相師。
 
而且凡涅薩市賭注最高的塔洛牌局裡,用單吊一局的玩法可以贏到的錢,足夠讓薩菲和伊瑟買下一個屬於她們自己的地方。伊瑟不需要繼續住閣樓,薩菲不需要再跟行會大老借用他家不通風的客房。
 
但是命運弄人,伊瑟不能參加薩菲的牌局──她的血統被禁止涉足高級旅店,但牌局就是在那進行。而沒有她的繫結姊妹在身邊,薩菲變得容易……犯錯。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