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政策各項服務調整說明詳情

  • 每日簽到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假日書店
內容連載 頁數 3/4
由於未來總是未知的,感覺到恐懼的心思便能自由編導一齣災難叢生的恐怖秀,帶著滾雪球般的苦惱,一段接著一段地上演。不受任何約束的恐懼沒有停止的一天;當我們變老,感覺自己愈來愈脆弱時,不同形式的、無盡的恐懼便會如影隨形的跟著我們,使得老年生活成為活生生的地獄。

然而,如果我們選擇走靈魂的道路,將會發現自己能夠與這些恐懼為伍,而不是成為他們的受害者。我說的是為「伍」,不是為「敵」,我不是說要喚起自我去對抗恐懼,而是要留意自己感到恐懼時會伴隨著什麼訊號。當我們能察覺到恐懼正在蠢蠢欲動,便有辦法清晰、安靜、專心的想,瞧出是什麼或哪些念頭導致恐懼出現,舉例來說,可能是對食物價格的提升感到恐懼,也或許是對體能的挑戰感到恐懼。

人類的心理有一種攀附的傾向,執著於一些事物會使我們被那些事物牽著走,製造出焦慮、痛苦和恐懼。一旦能夠明確認清羈絆住我們的事物到底是什麼──可能是一種生活標準,或是不會變形的身材──那麼,不論多麼困難,我們都能夠跨出釋放自己的第一步。

難得任性

在面對老年的明槍暗箭時,我們必須讓自己從世俗觀點看來「反覆無常」,而當我們的需求改變時,也要適時調整我們的計畫跟態度──既然老年一定會帶給我們許多驚奇,我們便應該讓自己的行為更有彈性,而不是更加固執。

事實上,讓自己任意的反覆無常,是老年時一項很棒的恩惠。我們想怎樣古怪或隨興都隨我們,想發點瘋,將自己從固定的行為中釋放出來也可以。

有一首我很喜歡的詩正好表達出我現在所講的,珍妮‧喬瑟夫(Jenny Joseph)的這首詩是講述她試圖在這把年紀如何古怪地取樂,這首詩叫做〈警告〉(Warning):

當我變成老女人時,我要穿紫衣、戴紅帽,我知道,跟我一點都不配。

我要把零錢都拿去買白蘭地、夏日手套還有緞帶涼鞋,把錢花到沒剩半毛可以去買奶油。

累了,我就坐在地上。

拿一堆店裡的樣品,亂按警鈴,拿了枴杖就跑,來彌補我年輕時的過於嚴肅。

穿著室內拖鞋在雨天外出,偷摘別人花園裡的花,學著吐口水。

你可以穿著廉價上衣,讓自己變胖,一次吃下三磅的香腸,或是一星期只吃麵包配醃菜,把原子筆鉛筆、啤酒杯墊,還有其他的東西一起藏在盒子裡。
4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