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4
開戰
 
樹的生存歷史是如此悠久,久到足以引來許多不必要的關注。對自然界的生物而言,樹木就像全球商品型錄和商店的綜合體。樹葉是食物,嫩芽也是食物。樹葉是理想的產卵平台,也是昆蟲幼蟲完美的鋪蓋。樹皮的裂隙是昆蟲生活、繁殖、躲藏、捕食和尋求庇護的絕佳場所,而存於樹皮下(形成層)的樹液無疑甜美多汁。
 
不只健康的樹木是其他生物的嗎哪,腐爛的木材也能提供養分給種類繁多的昆蟲、細菌、藻類,以及回收營養物的真菌,然後回饋到下一代樹木身上。此外,從屋樑到家具等木構造,最終無不淪為蠕蟲、甲蟲和鼠婦大軍的餐點,當然我們不應指控牠們心懷惡意——除非那是你心愛的家具或屋頂。那些啃食樹葉的動物、蛀出孔洞的昆蟲、偷取樹枝的鳥類,以及把樹木當成攀架的藤蔓並沒有預謀犯罪,牠們只是做了該做的事。
 
生物學家常將林地生態系(尤其是熱帶叢林)描繪成「戰區」,事實上,這些動植物彼此之間非敵非友,牠們都是努力適應生存的有機體。某些互動是為了利益共生,某些互動則深具毀滅性。然而一旦這些生死循環的任一環節被打破,自然律法就會揮動它無可妥協的小木槌拍板定案,後果難以逆料。
 
樹木無力抵抗掠奪,就像人類終將屈服於某些自然的力量。就英國的樹木而言,最大的殺手是風、乾旱、冰和洪水—全都有地理的侷限—以及真菌和昆蟲的攻擊,有時牠們聯手造成荷蘭榆樹病的發生,這種限於局部地區的疾病往往好發於某特定種類或類群。而在乾燥氣候區的針葉林,火取代風成為主要的致命力量。我們儘可以陳述對樹造成最大威脅的是人類的粗心大意、疏忽、貪婪或便宜行事—然而這些似乎都不是局部性的。樹木學家早已瞭解到樹的生物、化學與防禦機制是如何複雜,只要想想這場「戰鬥」已進行了多長時間就不足為奇了。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