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10/1-10/4中秋假期,電話客服調整9:00-18:00暨出貨相關訊息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蔓蔓青蘿(三)

蔓蔓青蘿(三)

  • 作者:桩桩
  • 出版日期:2017/12/12
內容連載 頁數 1/9
第二十五章
 
三月初四,劉緋領三百親兵進了京城。他隻身帶了松煙便進了皇宮。
 
一切都還是老樣子,只多了重重疊疊雪白的靈幡飄蕩在初春的涼風裡。子離熱淚盈眶,他回來了,他已不再是兩年前那個只顧著防備被皇后加害、只能對太子隱忍的人了。他腳步穩健,眼睛裡透出刀鋒般的利芒,直直走進了宮殿。
 
看到皇帝的寢宮宮門,子離心裡一顫,已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一聲悲呼從口中溢了出來,顫顫巍巍,迴響在皇城裡。
 
宮門內外守靈的大臣們不由得又哀哀地呼號起來,哭靈聲此起彼伏。
 
顧相、李相及一幫大臣低泣著勸道:「殿下節哀!」
 
皇后與太子聽到子離那聲哭喊,不知為何心裡起了一陣寒意,聲音裡的那股子悲痛磣得他們心慌,擾得思緒雜亂。
 
太子劉鑑走出宮門,兩年未見的子離一襲白衣哭倒在宮門臺階上。他,終於還是回來了。他卻是想要奪自己的皇位,不再是從前那個只知道順從自己的四皇弟了。劉鑑收起眼裡的厭惡,急步下了臺階,哽咽到:「皇弟,你來遲了。」
 
子離收住悲聲,對太子一禮:「皇兄……」慢慢站起身:「我去見父王。」
 
子離慢慢往宮裡行去。
 
劉鑑微微地瞇了瞇眼,仔細地打量著子離。
 
兩年後的子離在安南似乎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一個劉鑑不熟悉的陌生人,原來的斯文怯懦、溫文爾雅被錚錚殺氣洗得乾乾淨淨。
 
如果說,從前的子離是一柄華美的銀刀,只做剖瓜割烤肉用,現在的他就是柄飲過血的殺人利器,出鞘便要人死!太子瞧著子離挺直的背脊,舉手投足間透出的沉穩,他的手不知不覺已緊握成拳。
 
子離瞧著玉棺裡的皇帝。想起從此以後,這皇宮裡最後一抹溫暖也被他帶走了,淚水冰冰涼涼地滑落。
 
他喃喃喊了聲:「父皇!」慢慢跪了下來。
 
他雙眼一閉,想把那張慈愛的臉關在眼瞼內,似乎這一眼的凝望已把所有的父愛鐫刻成永恆的畫像。再睜眼,他眸子裡布滿血絲,泛起淡淡的紅,已不見淚。
 
宮殿裡怵目驚心的白幡帶來了玉象山頂萬年不化的寒冰,凍住了他的心,從此,心臟的每一分跳動都在冰封裡掙扎,漸漸聽不到碎裂的響聲。
 
「皇兄,可以封棺了。」子離淡而無力地說道,眼睛再不肯往那邊瞧上一眼。
 
「是。」太子一言既出,就發現不妥,似是四皇弟在對他下令一般。劉鑑繼而高傲地吩咐:「封棺!大祭七天!」
9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