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2
不同世代,共同的嶄新挑戰
 
珍妮佛、馬克和艾蜜莉今天都要上班,儘管他們有許多不同之處,但仍有一個共通點:他們都為自己的工作感到擔憂。
 
今天是珍妮佛上班的第一天,對二十二歲的她來說,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我感到興奮,同時也心驚膽戰。」她說。

「在學校念了十五年的書,如今終於正式踏入社會了。我的父母無法提供任何建議,因為他們對於現在的工作市場毫無頭緒。我能夠適應職場嗎?我能找到理想中的工作嗎?我是否要四處跳槽,等待時機、才能拔得頭籌? 」
 
四十二歲的馬克自認已經達到事業顛峰,「我已經盡力學得了一些能力,接下來還能做些什麼?在不花更多時間工作、不影響家庭生活的前提之下,我還能從事更遠大的工作嗎?」
 
同時,艾蜜莉也提出了一些目前面臨的難題。隨著五十五歲的生日在即,她正盤算著從公司退休。「我已經辛苦工作超過三十年,許多與我同期進公司的人都已經離職。即使我沒有足夠的錢來應付完全沒有收入的生活,也不可能繼續留在業界。如果我現在退休,將會面臨如何的生活?我太容易喜新厭舊,橋牌和高爾夫根本不足以排解煩悶。」
 
根據未來公司(The Futures Company)二○一五年的全球監測調查,針對二十三個國家、超過一萬五千名受訪者的調查顯示,不僅是珍妮佛、馬克和艾蜜莉,各地的勞動人口都感受到這股無形的壓力。所有受訪者中,有五十八%的人對於不得不擁有一份好的工作備感壓力,而其中二十一至三十五歲的受訪者數據提高至六十四%。所有受訪者中,有五十三%的人對於學習新技能、自我提升感到有壓力,而對於千禧世代(約為二十一歲至三十五歲的人)來說,他們人生目標的清單上,「成為成功的企業家」僅僅落在「擁有一段長久而成功的婚姻」之後。
 
事業成功的定義變化倏忽,許多人努力嘗試去適應新的挑戰。千禧世代正目睹著工作保障的逝去,他們被教育要打造「自我品牌」,卻缺乏長遠成功的基礎;職涯中期的專業人士在面臨工作、產業,甚至是整個事業瓦解時,顯得格外脆弱;
 
至於即將退休的人則發現,自己是愈發健康卻也愈發窮困。還有什麼等著我們呢?
21 2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