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運動裝備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5
沉默的巒峰
──巫永福以詩長青

 
一、
 
秋夜讀詩,讀到詩人巫永福寫於一九五○年代的一首詩〈沉默〉,不禁油然想起這位與我同屬南投縣出身的前輩的身影。巫永福先生,一九一三年生於山明水秀的南投埔里,從日治時期出發,跨越兩個時代,先後使用日文和中文寫作,逝世於二○○八年九月十日,享壽九十六歲,出道既早,寫作生命也存續甚久,可說是臺灣「跨越語言的一代」作家中的長青樹。
 
〈沉默〉這首詩詠讚中央山脈的巒峰,通過埔里的開發過程,寫出在臺灣被殖民的歷史之下人與土地的關係:
 
中央山脈的巒峰告訴我們
告訴我們故鄉城鎮的歷史
有如守護者 悠悠然地
把城鎮造成之前 之後
長久歲月的愛憎悲歡
城鎮角落的生死離別
激烈無比的爭鬥變遷
詳細地告訴我們 那巒峰
時而欣喜似地燃紅
時而瞭解似地點頭
時而哀傷似地消沉
也會打顫身心而憤怒
然而巒峰知曉得太多
致過分勞累了
終於很美麗地沉默下來
以安逸的姿態橫臥下來
 
這詩中「終於很美麗地沉默下來/以安逸的姿態橫臥下來」的巒峰,也是我童年時代每天面對的峰巒。巫永福先生筆下的中央山脈有如觀音橫臥,美麗而沉默,既是一首動人的地誌詩,同時也透過「長久歲月的愛憎悲歡/城鎮角落的生死離別/激烈無比的爭鬥變遷」表達出強烈的歷史感,指點出漢人來臺拓植、日本殖民和戰後初期歷經二二八事件之後的土地創傷。秋夜讀這首詩,追想前賢行誼,以及他堅毅而有威嚴感的臉容,這詩彷彿也是他生命的自述。
 
二、
 
我與巫永福先生初識於一九八○年代。我於一九七六年開始在《笠》詩刊發表臺語詩,與詩人趙天儀熟識,接著是陳千武,一九八一年我進入《自立晚報》編輯副刊,與日治年代出發的臺籍作家有了密切的來往,印象中與巫永福先生認識是在小說家王昶雄先生主催的「益壯會」聚會中;同年我應陳千武先生之邀,與笠詩社同仁到東京參加日本地球詩社三十周年祭,與當時年近七十的他在旅行中有了更多的交談;一九八二年一月,由陳千武先生主催的「中日韓現代詩人會議」在臺北召開,巫永福先生被舉為中華民國代表團團長,由於他和千武先生與我有同鄉(出身南投縣)之緣,因而更覺親切,而有了更進一步的往來。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