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2022博客來春節過年不打烊,各項服務說明詳情

  • 每日簽到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新書領券現折
我不知道說再見要那麼堅強

我不知道說再見要那麼堅強

  • 作者:崩井
  • 出版日期:2017/12/20
內容連載 頁數 3/4
九年零十一日前的那個靜好的中午,我和哥去病房探望父親。我很記得,那天沒有吵嚷的蟬聲。因為末期癌症,躺在病榻上的父親虛弱得氣若游絲。他依舊低調、沉默,但臉上的嚴厲,已然盡失。兒時,他握緊我們的手;那陣子,換我們握緊他。他迷糊地望著我,我哭著看他,心裡萬般痛切。我緊握著他,極希望他感受到我對他的著緊,感受到我手心的暖意。我知道他也想如此緊握我,他的手指微微顫動,似乎想要發力,卻總力不從心。我還跟他說了些話,但我卻無法判斷,他能否聽得清楚;一如我今日仍然想念著他,但我卻無法判斷他能否感受到我的思念。
 
那天晚上,父親過身了。雖然醫生早說了他時日無多,但事情發生了,我們還是難以承受那樣的打擊。在父親的遺體旁,我們都哭得幾乎昏厥。他卻聽不見。來不及好好道別,他便無聲無息地離開了。只剩下眼角的一滴淚。那滴淚一直沒有流下來,像凝結了一樣停留著。護士推走他的遺體前,我特意摸了他頭頂上的傷痕——一道淺長的坑——那是二十多年前一宗車禍留給他的。自從車禍以後,他無法上班,情緒很容易失控,一家的大事小事,全由母親一力承擔。以前我會埋怨父親的「軟弱無能」,而我不曾想過,他對自己的「一無是處」,又有多麼巨大的自責呢!每次睡在他旁邊,我都會用指尖輕摸那條坑。最後一次摸它,我覺得它變成了一把匕首,一下子插進了我的心。直到今日。
 
我曾經相信過,風是一位使者,她傳遞著世界上每一把聲音——包括我們的祈禱和心語——從這個角落,帶到某個角落。如果風可以幫我捎個口信,我會跟父親說:「父親節快樂。放心,家裡一切安好。」
 
試閱三
與你無關
 
我是一株無人問津的花,
開在你旅經的山谷裡。
我們相遇的那一瞬間起,
你有你的波瀾不生,
我有我的心如槁木。
 
我本來與你無關——
 
而你,始終與我無關。
 
想起你,仍然痛得清晰。不去想你,我卻無能為力。
 
但只要一個很小的契機,
譬如你的履聲從林裡隱約傳來,
或是雲霧無意間砌成了你的輪廓,
我便會覺得一切的虛耗和孤淒,
都沒有關係。
 
其實我明白。
 
我所謂的愛情,
不過就是一個人的寂寞。
我所謂的寂寞,
不過就是一個人的愛情。
 
但我還是覺得,
一個人的愛情啊,
縱然可以與另一個人的生活無關,
卻是無法避免似的,
與另一個人的存在相關。
4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