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3
※我是為了他才回來的。

當我終於從渡輪甲板上望見聖朱斯提亞諾島時,在筆記本上寫下的就是這幾個字。只為了他,不是為我們家的房子,不為這個島、不為我父親,更不為這片陸地景色,最後那次夏天我們在這裡的最後幾星期,我常獨坐在廢棄的諾曼禮拜堂遠眺這片景色,思索著為什麼我是世上最不快樂的人。

這年夏天我獨自旅行,展開為期一個月的海岸之旅,先從我小時候每年過暑假的地方開始。這趟旅行是我的宿願。我剛從大學畢業,趁此時去島上短暫重遊再好不過。我們家的房子早幾年已經燒掉了,而且搬到北方之後,家裡沒人還想重遊舊地,或是賣掉那棟房子,又或者去查明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尤其是在火災過後,聽說當地人曾盡其所能趁火打劫、蹂躪破壞,我們就乾脆捨棄它了。甚至還有人認為這場火災不是意外。但父親說,這些都是猜測,除非親自去一趟,否則無從得知。所以我承諾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一下了渡輪就右拐,走上那條熟悉的海濱散步大道,經過氣派的豪華大飯店,以及林立海邊的民宿、旅社,直奔我們家的房子,親眼看看損壞的情況。這是我答應過父親的。他本人則完全不想再踏足島上。我現在長大成人了,由我來決定,看看該做些什麼。

不過,也許我不只是為了南尼回來的,我是為了十年前那個十二歲的我而回來的,儘管知道其實我兩者都找不著。那名男孩如今又高又留著濃密的泛紅鬍子,至於南尼,他完全失蹤了,毫無音訊。

我仍記得這個島,記得最後一天、最後一次見到它的樣子,當時還不到一星期就要開學了,父親送我們到渡輪站,然後站在碼頭上向我們揮手,起錨的鐵鍊發出吵鬧的聲音,渡輪在尖銳刺耳聲中逐漸後退,而他則木然不動站在原處,身影愈來愈小,直到我們再也看不到他。這已成了他每年秋天的慣例,他會留下來約一個星期到十天,以確保房子都鎖好了,水電、瓦斯都關掉了,家具都遮蓋好了,島上所有該付的工錢都付了。我敢說,他見到他岳母和她姊姊搭乘渡輪回到大陸去,倒也未必不開心。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