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半空的椅子

半空的椅子

內容連載 頁數 1/1
〈螞蟻上樹〉

婚後不到三個月,他就想念母親的拿手好菜:螞蟻上樹,於是妻特地下廚準備他心愛的菜餚。

他們在樹下安靜地吃著螞蟻,這時母親打電話來,他握著聽筒,螞蟻順勢爬入他的耳朵,爬進喉嚨,再進入食道。

掛線後,他失去胃口,不知怎的吐了一地的粉絲,俯身一看,竟然是媽媽的白髮在地上蠕動。妻趕緊來清理,粉絲迅速在他和妻之間往上攀藤,築起一道半透明的竹籬。周圍都是螞蟻,妻說:「我們搬家吧!」

他望著妻,滿腹的螞蟻在騷動。

==========

〈口罩〉

她可以完全不脫衣服,就能把乳罩和內褲都除下,邊說邊表演給我看。我從褲袋抽出口罩戴上,預防濫情傳染給我。

果然,她用牙齒咬住衣領,雙手探進上衣和裙子裡,幾秒內就把最貼身的衣物脫下,丟在地上。我屏住氣不敢呼吸,她用眼神說已把全部的底牌攤開了,請我務必以誠相待。

我注意到脫下來的內衣,是兩個罩不住真相的口罩,彎曲的弧度足以遮羞,我們在修辭中無法把話一下子說清楚。

==========

〈夾夾樂〉

我張開雙腿來夾,你伸出三個指頭來插。各自吃了那麼多年,隔桌的菜越來越香。好奇的窗子一打開,我的腿馬上跨出來。

路在橋的盡頭不斷伸延,你在有腳印的地方插上時髦的觀點,我用慢火把它煮熟,香味很快就蒸發四方。

我們吃著、吃著,一陣陣風吹過桌面,時而暖和、時而陰涼。談笑間我學會你握拳的插藝,而你始終不能用兩條腿,夾出一個永恆的春天。

==========

〈公車上〉

一名少婦在公車上敞開衣襟,旁若無人地把奶頭塞入嬰兒的小嘴裡。只不過是打開和吸吮兩種小動作,奶水卻淌下一車的遐想,令人措手不及。

公車行駛在小鎮顛簸的路上,每遇到不平的地面或拐口處,虛掩的瞎想便禁不住搖晃一番,蹙起堅立的眉牆。這熟悉卻久違的場景,使人心慌地憶起那遺忘的臍帶。

黃皮膚少婦是個靦腆的外籍人,當她撩開移民過來的乳房時,不小心把動詞和名詞混亂了,兩頰的紅暈回不去原來的白皙。一個青壯男子走過來,用脫下的汗衫蓋上非議。

公車繼續行駛,大家把注意力轉移到車外。
 
11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