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反詐騙!提醒您「不碰ATM、網銀,不說信用卡資料」詳情

  • 防疫專區
  • 電子票券
  • 每日簽到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曬書專門店
同情者

同情者

The Sympathizer

  • 作者:阮越清
  • 出版日期:2018/01/04
內容連載 頁數 6/7
我的屬下呢,克勞德?他們怎麼辦?將軍以精確正式的英語問道。接著將軍和克勞德不約而同地覷著我。我盡可能顯得勇敢。我並非高階軍官,只不過身為副官又是最熟悉美國文化的軍官,因此每當將軍與美國人開會,我都會參與。我的同胞說英語多半略帶口音,即使有些人英語說得和我一樣好,卻幾乎沒有人能像我一樣談論棒球排名、珍芳達為何討人厭,或是滾石合唱團相較於披頭四的優缺點。如果美國人閉上眼聽我說話,會以為我是他的同鄉。的確,我講電話時很容易被誤認為美國人。見到面之後,對方無不對我的外表驚訝萬分,而且幾乎一定會問我怎麼能把英語學得這麼好。在我們這個受美國管轄的菠蘿蜜共和國,美國人自然預期我也像其他數百萬人一樣不諳英語,或者只會說洋涇浜英語或帶有口音的英語。我痛恨他們這種預期心態,因此總是迫不及待想證明自己對他們的語言無論說寫都同樣精通。比起一般受過教育的美國人,我辭彙懂得更多,文法也更精確。我是雅俗皆通,所以輕輕鬆鬆就能聽懂克勞德形容大使是個「putz」(白痴),是個「jerkoff with his head up his ass」(搞不清楚狀況的笨蛋),死都不肯承認這座城市馬上就要被攻陷。克勞德說,這不是正式撤退,因為我們暫時還不會退守。

幾乎從未拉高嗓門的將軍,此時破例了。他大吼道,私底下你們卻捨棄了我們。日日夜夜都有飛機從機場起飛,所有為美國人工作的人都想辦出境簽證,他們都上你們大使館去申請了。你們撤退了自己的婦女同胞,也撤退了幼兒和孤兒。怎麼反而是美國人自己不知道美國人正在退守?克勞德還算懂世故,一臉尷尬地解釋假如宣布撤退,整個城市會暴動,說不定還會對留下來的美國人不利。峴港和芽莊就是這樣的情形,當地的美國人自顧自地逃命去了,留下居民互相攻擊。但儘管有此先例,西貢的氣氛卻異常平靜,大多數西貢市民表現得就像婚姻觸礁的夫妻,只要沒有人明說外遇的事實,就寧可頑強地抱著對方,一直浸在水裡。而這裡的事實是,至少有上百萬人正在或曾經以某種能力為美國人工作,無論是擦鞋或是指揮一支由美國人設計、猶如美軍翻版的軍隊,又或是以(在伊利諾州皮奧里亞或紐約州波基普西)一份漢堡的代價為他們口交。他們當中有不少人認為一旦共產黨獲勝(只是他們都不肯相信會發生這種事),等著他們的不是牢獄之災就是被勒殺的命運,至於處女則會被迫嫁給野蠻人。怎麼不會呢?這些都是中情局人員散布的謠言。
7上一頁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