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3/7-3/8會員日全館滿千88折起,滿額最高送$200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會員日
內容連載 頁數 1/4
02.尋找明師
 
麥可,六十五歲,物理學家,是我最新收的一個病人。二十年前,我治療過他,為時大約兩年,之後便音訊全無,直到幾天前,他寄了一封電子郵件來,說:「我需要見你,附上的文章撩起了不少往事,有好的,也有壞的。」並連結到《紐約時報》的一篇文章,說他最近榮獲了一項國際科學大獎。
 
等他在我的診療室裡坐定,我搶先開口。
 
「麥可,你求助的訊息我收到了。你心裡有壓力,我很抱歉,但還是要說,見到你真好,而且很高興知道你獲獎。我常在想,不知你都在做些什麼。」
 
「謝謝你,你真是周到。」麥可環視診療室──整個人精瘦、機警,頭近乎全禿,約一百八十公分高,褐色的眼睛炯炯有神,散發能幹及自信的光芒。「診療室,你重新整理過?這些椅子以前是在那一邊?沒錯吧?」
 
「對,每隔四分之一世紀,我重新裝潢一次。」
 
輕笑兩聲。他說:「啊,文章你看過了?」
 
我點頭。
 
「至於我,接下來呢?你猜都猜得到;一陣得意,但轉眼就過,然後,擋不住的自我質疑,一波接著一波。都是些老問題──我無法自拔,太遜了。」
 
「說出來,面對它。」
 
剩下來的看診時間,我們檢視陳年舊事,包括他沒念過書的愛爾蘭移民父母、他在紐約住政府出租公寓的日子、他窮苦的小學教育,碰不到一個賞識他的好老師。又說,他是如何如何羨慕那些有大人牽著手,噓寒問暖的孩子,但他卻要不斷地力爭上游,拚命爭取最高的名次,只為了贏得注意。他必須靠自己出頭。
 
「沒錯。」我說:「靠自己出頭可以建立自尊心,但也會造成一種無根的感覺。我認識不少移民的孩子,個個絕頂聰明,但都覺得自己像是長在沼澤裡的百合──花開得極美,但扎根不深。」
 
他說,他記得多年前我也曾這樣講過,並說,他很開心今天又再度提起。我們約好再見面,做兩個療程。他說,他覺得好多了。
 
我和麥可一向合作愉快。第一次會面後就保持聯繫,他甚至當面說,他覺得我是唯一真正了解他的人。治療的第一年,他談了不少自我認同上的困惑。他真的是人人望塵莫及的模範生?或者,根本就是遊手好閒,空閒時間全都耗在彈子房或吹牛打屁上?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