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3
現在的俄羅斯人在想什麼?

「俄國人到底在想什麼?」記者、朋友和鄰居都問過我這個問題。「俄國人又幹了什麼好事?」

我會回答:「沒事,OK的!」畢竟幾乎每個星期,俄國都會對外公布問卷調查,結果總是顯示多數人都過得很棒。他們對於日漸擴大的國家感到高興,也很滿意他們有全世界最好的總統,人民巴不得終身都選他當總統──如果總統有傾聽民意的話;可惜他不理民意。這個國家正在倒退,並且倒退的速度越快,市民就越開心。

要了解這些人的快樂,就必須認識過去發生的歷史。通常每個國家的統治,都是靠著三股相互影響的力量制衡:經濟、政治與文化。資本主義的經濟模式,把人聚集成金字塔型,底部是窮人,頂端是富人們自成一格的小圈圈。

如果一個國家全是由經濟統治,那麼金字塔有可能變成一座火山,若不想如此,就需要政治的制衡。政治會設下界限,制定法律與協定,讓金字塔有秩序;管理者理應讓富人的權力消散,幫助窮人,並且顧及金字塔裡的氛圍,讓人們在經濟的壓力下不至於窒息。而這座塔的上方,吹著文化之風,也就是第三股力量,它塑造出人們的個性,讓人能夠成為個體。唯有這些力量相互制衡,才能讓一個社會運作下去。只要缺了任何一股力量,就會全體崩塌。

我的家鄉俄國,過去長達70年,三股力量全被掌握在一隻手中。政黨掌控所有權力,總書記同時也是經濟舵手、最高階的政治人物,更是決定國家文化走向的主要人物;他計畫產品與工資、撰寫書籍,並在電視節目中塞滿自己的談話,人民得被動擔任觀眾的角色,隨便有自我主張就要受罰。最終人們已習慣,不去參與攸關國家存亡的重要決定──某種程度來說,這何嘗不也是一種輕鬆?不像人民自食其力的國家,「壞消息」一個接一個而來。

在名為「電視」的世界之窗中,經常能看到睡在天橋下、紙箱裡的美國失業民眾;而沒有良知的歐洲人,則被資本主義剝削著。蘇聯的電視新聞記者,肩負著人民的委託,在資本主義世界旅行,然後頻繁的傳回那些地方破敗、受壓迫的影像。然而自己卻不准人民出門旅行。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