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7
在此之前

滿地鮮血。

月光下血如泉湧,鮮血先是漫向一側,隨後被船身輕柔地晃往另一邊。

王子抽出配劍,蹣跚地退了兩步,他的心臟在胸口狂跳。他以前從來沒有殺過人。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會因此而有所不同。

劍刃還高高地卡在木板釘成的牆壁中,下方身中一刀的年輕男子仍在試圖起身。刺客的每個動作都把肚子上的傷口扯得更開。昏暗的光線下,他的內臟彷彿一疊閃爍的銀幣。

「你是誰?」王子厲聲問道。被艙房裡的暗影驚醒之後,這是他發出的第一個聲音。

感謝諾頓,他父親的寶劍就掛在床舖上方,隨時可以拿來應付刺客的襲擊。

「那個女人……在等你。」失手的刺客回答。他再度嘗試爬起來,這一次他伸出染血的左手摸往劍鞘。

他沒有小指。王子心不在焉地注意到這點,他的心思已經轉到女人這個字眼上了。只有一個女人會做這種事。只有一個女人會想要王子去死─她本人就已經跟他講過好幾次。

王子轉身,他張開嘴,想要喊聲警告船員,但接著他就聽見身後那名男子的笑聲。那是一陣劇烈的乾咳,聽起來太過複雜、太過沉重。

他回過身。那個人放開手中的劍。他倒回牆邊,還在笑,還在流血。他的右手從外套口袋裡拿出一個東西。一只陶罐滾落。它輾過木條、穿過地上的鮮血。一路滾到船艙另一頭,在地上畫出長長一條閃爍的紅痕。

最後,年輕的殺手發出一聲血淋淋的輕笑,然後低語,「點燃。」

王子被甩上光禿禿的懸崖,眼睜睜看著他的戰艦陷入火海。

熱氣撲向他,烏黑的海焰在浪濤上幾不可見。只有神秘的白熾焰心閃現其間。

噪音淹沒了一切。多年以來,這些澆過瀝青油的木板比王子歷經過更多暴風雨和戰役,但它們現在被兇猛的力道扯裂,並且砰地爆開。

他早該沒命了。他的皮膚被烤得焦黑,頭髮全被燒光,肺部也像是燒成了灰燼。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活下來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控制住這場海焰,為船上的人爭取足夠的時間棄船逃生。或許他無法逃過這一劫。他現在根本站不太住。

他的船員站在岸邊看著。有些人在啜泣,有些人在尖叫。少數幾個甚至開始在海岸和浪花之間搜尋著。但他們大部分的人都跟王子一樣,只是愣愣地盯著眼前。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