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5
1帥克干預世界大戰
 
「他們就這樣殺了我們的斐迪南!」女傭人告訴帥克先生。自從幾年前軍醫審查委員會鑑定帥克為白痴後,他就退伍還鄉,在家以販狗謀生,替奇醜無比的雜種狗偽造正宗血統之類的證明書。
 
除了這門生意之外,帥克還為風溼症所苦。這時,他正用風溼油搓著他的膝蓋。
 
「哪個斐迪南呀?穆勒太太?」帥克一面問,一面繼續搓著膝蓋。「我認識兩個斐迪南。一個是替雜貨店老闆普魯什當傭人的,有一次他不小心喝下一瓶生髮油;另一個就是斐迪南.柯柯什卡,他是一個撿狗屎的。他倆無論哪個被殺掉都沒什麼可惜的。」
 
「可是,先生啊,死的可是斐迪南大公呀。就是住在科諾皮契城堡的那個,又胖又虔誠的那位呀!」
 
「我的天哪!」帥克尖叫了一聲。「這太妙了。那大公的事故是在那裡發生的?」
 
「他們是在塞拉耶佛幹掉他的。先生啊,您知道嗎?用的可是左輪手槍呢。當時他正帶著大公夫人坐著汽車兜風呢。」
 
「妳瞧,多神氣呀!穆勒太太,坐的可是汽車呀!當然哪,也只有像他那樣的體面人士才坐得起。可他沒料到,坐個汽車兜兜風,就嗚呼哀哉命歸黃泉了。而且還是在塞拉耶佛!這不是波士尼亞的首都嗎?我猜大概就是土耳其人幹的了。我們本來就不該把他們的波士尼亞和黑塞哥維那搶過來。妳看看,穆勒太太,結果那位大公果然就上了天堂!他大概受了好久的苦才死去的吧?」
 
「大公當場就中彈身亡。您知道,左輪手槍可不是玩具,前不久我們老家努斯列也有一位先生找來一把左輪手槍找樂子,結果是全家人都挨了子彈,連跑上四樓查看的門房也被打死了。」
 
「穆勒太太,有一種左輪手槍就算用力扳動也不會發射,這種玩意兒還真不少。可是他們用來幹掉大公的那種絕對比我說的要強得多。而且我還敢打賭,幹這件事的人,那天他的穿著一定特別講究。畢竟,向一位大公開槍這事有多難啊!絕對不像一位偷獵者朝守林人放個冷槍那麼容易。難就難在得先想辦法接近他,得像他那樣顯貴,如果你穿得破破爛爛的,就別想靠近他。你得戴上一頂大禮帽,否則不等你下手,你就會先被警察帶走。」
 
「聽說他們背後是有一票人呢,先生。」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