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開學祭採買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國小參考書
內容連載 頁數 3/11
一個火星引燃了南岸的羅瑟海德,在一座馬房裡找到燃料。當地人急忙滅火,並且拆掉周圍的三棟房屋,確定火焰完全熄滅。
 
此時火焰已經襲擊到「抽水櫃」,就是位於倫敦大橋北岸最後一座「擋水木樁」拱橋底下,一座巨大的木造水輪車。這座水車原是城市的奇景,由荷蘭工程師莫里斯所造,一五八一年莫里斯還炫耀地用這個嘈雜卻奇妙的裝置抽取河水,噴射到聖龐德尼教堂的尖塔上。它扮演了從河邊把水供應到城中心的重要角色。當它從輪軸上滑落,摔在退潮時河邊帶狀的泥沼裡時,本來想用它來汲水救火的希望也幻滅了。火勢繼續沿河岸往西前進,直到抵達泰晤士街,這是沿海城市的中心地帶,倉房裡儲藏著貿易商的財富。貯藏在乾燥木製建築裡,所有海事國家的必備用品,如麻草、焦油、煤炭、稻草、樹脂、瀝青、油料,成堆成批都被飢渴的火焰吞噬了。附近釀酒場的啤酒在桶裡沸騰,然後爆炸開來,流到街上。
 
由波羅的海來的玉米和木材、地中海來的奢侈品、東方來的香料,所有商人從海外商旅帶回來的貨物,都化為灰燼。狂暴的烈焰一視同仁地橫掃,就連城市公會的漂亮石屋也開始燒了起來,這公會自古就是貿易與傳統的中心。面對著大河、圍繞優雅庭院而立的典雅魚商大廳,首先遭到吞噬,火焰沒有給公會傲人的歷史留下一點證據。
 
那天晚上,派皮斯坐在泰晤士河一條船上,看著奇異的火光,他已經看到太多會讓他做噩夢持續很久的景象了。他從白廳梢了信息給市長,這時的倫敦市長已經累得像個「快昏倒的女人」,卻還是拒絕皇室的幫忙,像隻看著大火的鴿子,太害怕以致不敢離開牠的窩,等得太久,直到翅膀燒焦,落地死亡。派皮斯從船上可以看出火焰一點也沒有緩和的跡象,他為自己的城市落下了眼淚。
 
第二天早上,火繼續往都會中心行進,從魚街山丘轉而向北,沿恩典教會街往黎登霍市場,在這裡因為一位市議員盧許華斯的努力而停步,他用一帽子的硬幣集合了周圍的人來救火。東邊的聖鄧斯坦教堂有一群西敏寺學院的學者,嘗試阻止火焰靠近教堂門口,教師竇本帶著學生,包括塔斯維爾在內,在城裡奔波來回,一整天用車裝水桶阻擋火焰。這時火勢已經到達科恩希爾上的格里辛學院邊緣了。
11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