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圖書週年慶_領券版
內容連載 頁數 4/11
可是,如文森所觀察的:「就算火勢稍微緩和壓制,或停在某些地方,也不過是很短暫的時間,它很快就復燃,恢復力量,跳躍增長,攻擊得更加兇猛,逼退壓迫它的人,把他們手裡的武器搶奪過來。」西邊的倫巴底街,自十二世紀以來便是首要銀行和地下錢莊所在的金融地帶,此處火焰毫無阻礙地行進。銀行家維納爵士剛好來得及把王室欠他的大筆債務的文件,和一些金銀餐具收拾走,僥倖護住自己的財產。當火焰竄上街道,這些高雅的三四層高樓坍塌下來,「倒!倒!倒!從街道一端到另一端,整個大瓦解」。這時火舌轉向城市大通道的聚合點,西邊的針線街。
 
當城市變成火爐,市民開始擔心自己的安全:「高官只想保存自己的性命;中產階級的人過於驚慌,不知所措;窮人則趁火打劫。」雖然是凌晨黑暗時分,想要救火的想法變成了急切的逃亡。到凌晨四點鐘,派皮斯看到:「街道與公路上擠滿了人群,有的奔跑、有的騎馬、有的搭車,用盡方法要把物品帶走。」
 
街上很快就擠滿迫切逃難的民眾,往城門口湧去。商人柯賽禮寫道:「街上到處都是貨物和人群,馬車進不了小巷,而城門的障礙太多,也無法通行。民眾只有把能救的一點東西揹在背上,扛到倫敦城牆,丟過牆頭,然後用鄉村馬車運走。」狹窄的街道上擠滿馬車,車主趁機收取高價,把市民的物品載到安全的地點。那些付不起持續上漲的價錢的人,用文森的話說,只好當「自己的搬運工人,你很少見到男人或女人有這麼大的力氣,扛著東西在街上走的」。
 
市民只考慮到自身安全問題的時候,救火的行動仍持續進行。星期一,國王和約克公爵詹姆士決定不理會市長的拒絕幫助,開始召集軍隊。雖然是特殊情況,但這個違背一切傳統的做法仍然很大膽。他們召集了周圍城鎮經過訓練的軍隊,在城外等候命令。艾佛林在泰晤士河南岸的瑟伊院,隔牆看到皇家碼頭上集合了水手,帶了支援的攀緣用繩索和火藥,聽候柏克利大公之命。
 
查理和詹姆士在接近火場時,在泰晤士河岸上從皇室座車下來,然後騎馬前往事發處。
11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