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圖書週年慶_領券版
內容連載 頁數 6/11
一群憤怒的女人,「有的拿烤肉叉,有的帶擀麵棍」,攻擊前聖芳濟嘉布遣會的修道士德賀巴。傳言說國王的法籍煙火製造商是放火的主使者,他只好到皇宮去避難。為了這些「外地人」的安全,新西門和布萊德威爾的監獄收留他們,可是當大火接近西城牆,這些原來就不是避難所的地方,也不再安全。
 
星期一晚上,艾佛林從瑟伊院出發,到泰晤士河南岸的安全地帶,要親眼看看災情。這時,大火已經掌握了城牆內的舊市區,他無力地看著這片煉獄景象,說:「願上帝別再讓我看到類似的景象!這裡一萬棟以上的房屋陷在火海裡,狂暴的烈焰發出的爆裂聲響震耳欲聾,女人、小孩哭喊尖叫,群眾飛奔趕路,高塔房屋和教堂紛紛倒塌,彷彿一場駭人的狂風暴雨。」
 
整夜火勢保持可怕的速度,所產生的熱氣與風,形成漩渦,「以同樣的力道往左右吹,使得每一邊都著火」。大火和所造成的效應,遠傳到倫敦城以外。在肯辛頓,有位作家說:「你會以為……世界末日到了……我的走道和花園,幾乎全都掩蓋了紙張、布片等灰燼,天花板和石膏雕像的碎片,隨著暴風吹到這裡來。」離倫敦西方約四十八公里的溫莎,報導說有人看到燒焦的紙和絲布飄在風裡。而在牛津,洛克在他的氣象日誌裡記載:「空氣的顏色很不尋常,沒有一點雲的蹤影,日光變成奇異的朦朧紅光。」
 
倫敦市區裡,火已經形成三條路線。沿著泰晤士河的火路,現在已經把城牆燒焦了,在黑夜的掩蓋下,攻到著名的堡壘貝拿德城堡。這座城堡原是十一世紀征服者威廉王所建,多年堅立在此抵禦西來的敵軍,但經過十小時東向無情火的攻擊,卻就此投降了。然後,一條火路往西朝艦隊河躍進,第二條順著城牆往北,環繞拉德關山丘的底部,逐漸沿艦隊溝東側往拉德關和參事門的雜亂建物區,慢慢爬往頂峰,在此聖保羅大教堂立於煙霧之上,還未被火波及。第三條火路則從東邊穿越城市。
 
艦隊溝順著城牆內的西邊地區往北,穿越克拉肯威爾,在黑修道士區進入泰晤士河。河上唯一的橋樑,通到由艦隊街往西延伸出去的郊區。火跳過水面,在西岸髒亂的貧民窟找到新家,侵入河岸邊的兩所監獄。到了西岸後,火勢似乎又重獲力量,開始攀登艦隊街,吞噬大街兩邊的建築,愈來愈靠近約克公爵詹姆士匆促間準備的救火站。
11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