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圖書週年慶_領券版
內容連載 頁數 7/11
在城市中心,風此時已經把第三道火路,從皇家交易中心吹往市集的大街─齊普賽,這條街往西可通往聖保羅大教堂。沿途,十位筋疲力盡的救火員,企圖拆除火路上的房屋,可是火移動得太快,即使房子一拆掉,害怕的市民就匆促逃離,他們倉卒間留下未清除的殘餘物,就成了引燃的火路。
 
齊普賽大街半途,橋頭區的聖馬利亞石造教堂,沒能在火路的行進上做為阻擋的關卡;著名的橋頭大鐘,每天晚上在城門關閉之前總會敲響,告示宵禁,此時也倒塌在教堂塔前。接下來,火舌控制了市鎮官方的權力中心─古老的市政廳哥德式建築,中世紀大廳的彩色玻璃窗戶開始融化,當火舌竄入入房子,古老的橡木椽樑因熱度而發紅,「閃亮耀眼的木炭,彷彿黃金宮殿,又像是磨亮黃銅所打造的美麗建築」。火焰繼續西行,輕易吞噬了金匠街,街上富麗堂皇的都鐸房屋,歷史學家史托曾描述為「倫敦和英格蘭最美麗的建築區」,就此付諸一炬。然後火往斜坡攻上拉德關山丘的頂峰,其他地方的火也包圍了山坡,慢慢往頂上的巨大建築聖保羅大教堂前進。
 
塔斯維爾在前一天穿過倫敦城,紀錄道:「住在聖保羅教堂附近的人,對它寄予重望,認為以它超厚的牆壁和所在的位置,絕對會很安全;因為它占地甚廣,每一邊都離其他房子十分遙遠。因此,他們將各種物品貯藏在裡面。」當地的商人趕著把貨物貯藏在建築的牆底或裡面,教堂院區周圍的印刷業者把紙張、草稿和作品,包括整套魏爾金對新哲學通用語言的論述傑作,堆滿了大教堂地下室的聖菲絲教堂,把門封死,以防空氣助長火焰入侵。
 
火焰先從東邊來,燒了聖保羅學院,西面有一股火從南邊群集的幾棟房屋燃起,然後掉在教堂的屋頂。因為上面有些鉛蓋已經在空位期間除去,露出下面的椽木,當地書商馬丁後來跟派皮斯說:「開始時火焰掉在一塊板子的末端,這些板子是代替破掉的鉛板,放置在屋頂的。」火開始沿屋頂爬,下面裸露的木頭,經過一夏的乾旱而乾燥得像火種,因此火焰橫行無阻地沿著屋頂的支撐物爬行,在還蓋有鉛皮的地方悶燒,發出怪異的嘶嘶聲。
11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