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8/9
「現在沒有灰衣巫女可以照顧年幼的孩子們,孩子們又常常會在半夜突然發燒,所以身為孤兒院長的我,希望能讓侍從去照顧他們。這樣的說法如何呢?」
 
「……原來並不是毫無想法,那麼我就稍微放心了。」
 
想不到法藍竟然說出這麼失禮的話!但看來他也不是完全反對我這麼做。
 
「法藍覺得我真的能讓葳瑪留在孤兒院,還把她收為我的侍從嗎?」
 
「雖會打破慣例,但考慮到孤兒們的現狀,再考慮到葳瑪的個人因素,只要和神官長好好商量,並非沒有成功的可能吧。」
 
法藍也贊成後,我向神官長送去了要求會面的信函,於是收到這樣的回覆:「關於葳瑪一事,我還想聽聽法藍的意見,所以去妳那裡再詳談吧。」
 
在神官長指定的五天後第五鐘之前,我精神抖擻地做了許多工作。拜託吉魯,在梅茵工坊製作繪本所需的較厚紙張,並說好要透過路茲買下來。同一時間,在孤兒院朗讀母親告訴我的故事,觀察大家的反應,看哪些故事適合做成繪本、哪些故事受到孩子們的歡迎。然而,孩子們聽完故事以後,只是一直針對裡頭出現的單字提問:「那是什麼?」根本無法體會到故事的樂趣。葳瑪也因為不了解城裡的生活,向我表示她無法畫成圖畫。常識與生活的差距,比我預想的還要巨大。
 
再加上在神殿也沒有把動物擬人化的概念,就算告訴他們七隻小羊和桃太郎的故事,結果卻反問我:「該怎麼做才能和動物交談呢?」這樣一來,想把我知道的童話故事畫成繪本也很困難。雖然班諾對我千叮嚀萬囑咐,但要送給弟弟妹妹的第一本繪本,還是由我自己來畫比較好吧。
 
此外,因為雨果和艾拉已經學會了大部分的食譜,便雇用了新的廚師進來。新廚師是名年紀和雨果差不多的男性,一邊努力學習,一邊不時發出「咦?」「慢著?!」等慌張又無法理解的叫聲。擔任助手的艾拉總是對他說:「別擔心,過不久就會習慣的。」臉上的表情像在回顧自己一路走來的歷程。
 
然後,到了會面當天。因為下午有約,我無法去圖書室,只好留在院長室裡,和法藍一起複習接待神官長的禮節和他喜歡的茶品。不久之後,明明離約定時間還很早,門外卻響起了有人來訪的鈴音。
 
「是神官長派來的使者吧。」
 
法藍說著站起來,走下一樓。雖然我分辨不出來,但鈴音和響鈴的方式好像有區別。畢竟神官長事務繁忙,有可能是要更改會面時間嗎?
9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