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4/8

因為優希還有一個會對母親說「我要當壞孩子!」的女兒菜奈。這個女兒正不斷地尋求與母親的連結、要求母親承認自己。這個女兒的存在,撼動了母親微薄的存在感。菜奈讓不曉得穩固存在感與生存喜悅的優希,有機會學習這點。這是除了子女之外,沒有其他人能做到的事情。
 
為了幫助優希運用這個機會,必須暫時讓她談談自己。因為引導她談論痛苦的自己,了解自己長期以來在虐待與否定中建立的「存在感」,將幫助她做好準備,接收來自菜奈的訊息。
 
2 無法停止虐待,是因為心理系統的反轉
 
與普通人「相反」的善惡觀
 
受虐女性經常會選到家暴的丈夫。優希還選到兩次。
 
再者,如果別人沒有對她說「我需要你」,她就會覺得自己被討厭;即使她只是待在那裡,什麼也沒做。
 
除此之外,她也因為缺乏自信,自我主張只有半吊子,導致店員生氣,或是被自己雇用的律師責備。

優希在打離婚與親權官司時,任誰來看,「正義」都明顯站在她這一邊,但優希卻不確定官司是否應該繼續。她自責、想死,甚至還說:「如果可以,希望丈夫回心轉意。」
 
為什麼呢?
 
絕大多數的人或許無法理解。

這些難以理解的行動,源自於她「特殊」的心理系統。這個系統的善惡觀念,與「普通人」相反。
只要聽了優希的描述,不管是誰都會覺得她應該打贏官司、把孩子留在自己身邊、與家暴丈夫分手。這就是「普通人」腦中的「善」。
 
但是她腦中的「善」卻相反。她的「善」是「不要違逆老公、期待老公的溫柔、待在他身邊忍耐」。相反的,不應該做的惡事則是「厭惡老公、與老公對抗」。所以她才會責備在訴訟中對抗老公的自己。
 
「普通人」腦中理所當然的善,對她來說卻是惡。普通人覺得「你怎麼這麼傻」的生活模式,對她來說才是好的。她之所以會建立這種善惡相反的心理系統,是因為她從小就被父母否定,只能體驗「惡」的結果。
 
造成這個現象的原因,來自下列這種心理活動。
8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