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1
〈天地會與民間信仰:民丹島玄天上帝信仰的在地發展〉/林緯毅

天地會作為標榜反清復明的秘密組織,由於會社根植民間,不論是作為信仰、精神召喚,或是增強結盟和團結紐帶,必然和民間信仰有著密切的關係。

在眾多神明中,具有「人神」性質的關帝和玄天上帝是天地會重要的崇奉對象。我們從天地會的文獻中,如蕭一山的《近代秘密社會史料》和洪順堂編《天地會錦囊傳》,實可以看到以「忠義」著稱的關帝,和被明朝皇帝所敕封為「真武蕩魔真君」(明太祖)和「北極鎮天真武玄天上帝」(明成祖)的玄天上帝,是備受尊崇的神明。從中,我們也可以看到和關帝相比,玄天上帝有後來居上的實況。這與玄天上帝為明朝皇帝的敕封與祂在清初受到貶抑有關。當天地會傳入民丹島之後,尊奉玄天上帝的傳統得到延續,並配合天地會成員在民丹島的經濟環境和荷治下的華人社會,形成一定的在地發展。

〈緬甸仰光甘白離散華裔的玄天上帝信仰淺析〉/杜溫

作者採用在仰光甘白訪問和田野調查的親身體驗,本文擬從離散理論的視角淺析緬甸華裔族群,特別是仰光甘白區閩籍後裔的文化身分認同,「祖籍認同」等方面的表現,通過傳承祖輩傳下來的民間信仰成為諸神的弟子。該離散華裔已不再簡單地以血緣關係和地緣關係等來界定其族群的歸屬,而是以玄天上帝神明的弟子重新建構文化身分,該身分跨越了國界構成新的社會網絡。這種表現不僅凝聚早期移民先輩祖籍地同村人的宗親後裔和親戚感情,而且促進了跨國資訊交流,抓住緬甸開放的良好時機,捷足先登占居商業一席。
 
11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