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開學書展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北野武的下流哲學

北野武的下流哲學

下世話の作法

  • 作者:北野武
  • 出版日期:2018/06/06
內容連載 頁數 1/5
前言

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在意「品格」與「瀟灑」的呢?


大家都知道,我出生在東京足立區的梅島,屬於大都會裡的舊街區。舊街區也有很多種,這裡和谷中或千駄木那種富有情調的舊街區完全不同。小時候,住在我們那邊的不是窮人、沒有學歷的人,就是一些逞凶鬥狠的人,是名符其實的「下」流街區。我也是其中的一份子就是了。

像我這樣舊街區窮人家出身,成了淺草貧窮藝人一直生活在社會底層的男人,為什麼能往上爬,到現在變成有錢人還穿著愛馬仕呢?我連鞋子都穿愛馬仕。

不管怎麼想,這都是下流到了極點的表現。或許有人會說:你這個下流又低俗的人,有什麼資格在那邊談論品格啊?

不過,用我常講的「鐘擺原理」來比喻的話,因為貧窮而認識了下流的極限的人,就像吊擺會往完全相反的方向擺盪,盪到底自然就明白了終極的上流是什麼樣。

貧窮與下流到了極點,自然就會有品了。只要習慣貧窮與下流,就會成為上流。聽起來是歪理,但我就是這樣在不知不覺中開始重視「有品」和「瀟灑」的。

在這不景氣的時代,很多人沒錢、沒工作,連睡覺的地方都沒有,簡直像回到從前的足立區。以前的人本來就窮,所以並不在意,但是對經歷過富足生活的現代人來說,這個時代的窮令人不安到了極點。那種感覺或許就像失去了自己的歸處。

不過,我們還是有歸屬的。

我認為,答案就是「品格」與「瀟灑」。

影響我最多的人是誰?

客觀地看自己,代表了在某些地方與他人拉開距離,所以一個不小心可能變成排除他者。

說到這個,我經常被問到的一個問題是「北野先生受過誰的影響」。直接揭曉謎底,答案就是「我自己影響我最多」。到頭來,還是自己。

身為電影導演,我確實受到史丹利.庫柏力克及黑澤明導演等世界級大師的人影響。不過,這裡說的影響,意思又有點不同。世界級大師對我的影響,在於「我無法那麼殘酷」這部分的體認。有的人會把演員操到身心俱疲、因為天氣狀況可以停機好幾天,為了藝術不惜犧牲一切。看到那樣貫徹一切的人,我的感想是「我辦不到」。我不喜歡做到那種程度的藝術,也明白自己的極限。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