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8
九、曾連長
 
曾連長,那是我一生難忘的人物!
 
曾連長,那是我們這一次逃難中,命運安排給我們的最大的奇蹟!
 
曾連長,如果我們沒有遇到他,我們一家人的歷史都必須改寫!
 
曾連長,曾連長是怎樣的一個人呢?
 
當我們穿出了日軍的封鎖線之後,眼見的是寬敞的大道、耀眼的陽光,和一隊隊南下的中國軍隊。我們不必再偷偷摸摸躲日本兵了,不必再擔心被捕和槍殺,天知道我們有多高興!那些日子,我們孩子們依然被挑伕挑著,沿湘桂鐵路的路線往廣西走。但是,才走了幾天,我們就發現情況完全不像我們想像的那樣簡單。
 
首先,這條路上已經少有難民,老百姓要走的早就走了,剩下的農民是根本不預備離開鄉土的(湖南人鄉土觀念極重,輕易不離故鄉)。我們這挑著孩子、打扮得不倫不類的一家人,顯得非常特殊。其次,我們正趕上了抗戰史上的「湘桂大撤退」,各路駐守國軍,正撤離湖南,因而整條馬路上,有騎兵,有輜重,有步兵,有傷兵……一隊一隊,不知道有多少人馬。這些國軍行軍速度極快,我們這家人卻進度緩慢,雜在軍隊中前進,難免會妨礙行軍。於是,牽牽絆絆、推推拉拉,我們一直被前面的軍人往後擠,後面的軍人往前推,經常弄得進退無據而狼狽不堪。
 
母親生平沒有受過這樣的罪,沒多久,就走得雙腳都起了水泡,再兩天,水泡磨破了開始出血,一跛一跛的,顯得極為痛苦。兩個挑伕不堪負荷,也開始抱怨和提出辭意,父親竭力挽留,一再提高他們的待遇。我們孩子在風吹日曬之下連日奔波,也逐漸困頓了下來。這樣,我們的速度是越來越慢了。
 
就在這艱苦的行程裡,日軍的轟炸機出現了,經常是一陣隆隆機聲,由遠而近,然後呼嘯著從我們頭頂掠過。國軍們雖在撤退中,仍然紀律嚴明,他們背上都揹著掩護用的稻草,轟炸機一過來,他們就地一滾,就只看到一片稻草。日本飛機很少投彈(它們多半是奉命去炸城鎮的),卻偶爾會來上一陣掃射,那就相當可怕而觸目驚心了。
 
危機越來越重,幾天後,我們得到消息,日軍正沿湘桂鐵路追打過來,國軍奉命保全實力,盡量撤向廣西,而避免正面交戰。於是,軍隊的行軍速度更快,我們夾在軍隊中,也更加行動不便。國軍作戰之餘,飽受風霜之苦,難免都脾氣暴躁而易怒,當我們妨礙了行軍時,各種吆喝也紛紛而至: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