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假日書店
內容連載 頁數 1/6
我的演戲瘋
 
我以前住在兵庫縣的寶塚一帶,自然有很多機會接觸到「寶塚女孩」。小時候我都稱她們「狸貓姊姊「結果遭白眼。其實我想要講的不是「狸貓」而是「歌劇」,只是舌頭轉不過來。
 
我家隔壁就是寶塚少女歌劇裡面名副其實的實力派演員天津乙女的家。進入寶塚的歌劇學校就讀的女孩子們,都會被家長帶到她家求個好兆頭。也常見到電影演員長谷川裕見子,與她同是演員的姨父長谷川一夫同行經過我們家門前。
 
我自己也常被母親帶去觀賞寶塚歌劇,見識了世界各地的音樂與服飾,只是都是山寨品。雖然又是盜用百老匯歌舞劇、又是仿冒巴黎的女神遊樂廳或紅磨坊,但當時我也不明白這些,直讚嘆這真是世上最高級的藝術了。《我的巴黎》、《小巴黎》、《花詩集》、《音樂相簿》、《溫泉小短劇》等劇目不斷反覆上演,每次演出就是聽「噢,我憧憬的巴黎!」「我的夢想之都,曼哈頓百老匯!「這些台詞一直重複個沒完,搞得我也中了憧憬與夢想的毒癮,陷入錯亂的狀態。《緞帶騎士》就是在這種歌劇中毒症狀還沒完全痊癒的情況下畫出來的少女漫畫。
 
我的自我表現欲本來就很旺盛,在寶塚舞台一荼毒之下,便立志要當舞台劇演員來揚名了。小學三年級才藝表演時,我毅然決定要演出戲劇《丹下左膳》。以「東山三十六峰,草木亦眠丑三時……」這莫名台詞開場的劇本華麗完稿,但戲服成了問題。如果去跟媽媽要,保證沒兩句話就被回絕。思來想去,終於想到跟歌劇場的戲服部門借用。我們一群小學生魚貫走到歌劇場的後台化妝間,問道:
 
「能不能借我們《丹下左膳》的戲服?」
 
戲服部主任吃了一驚,趕緊回絕說,寶塚歌劇也從未演過《丹下左膳》。
 
「那其他什麼浪人戲服都可以。」
 
我們死纏爛打,總算借到一套像時代劇的戲服。料想他是見我們一群小孩敢這樣跑出來,才慷慨出借的吧。但畢竟是給歌劇女演員穿的戲服,再怎麼浪人相也還是十分豔麗。而且布料外頭還貼滿了亮閃閃的銀紙,穿著走動時簡直像舞廳裡的鏡面球閃爍不已。雖然不喜歡卻也無計可施,能弄到手的服裝就只有這種,只好將就著用了。不過雖是女性用服,對我們來說還是太大件了。調整長度後,我就穿起來開始排練。結果,馬上就被老師發現,苦心得手的戲服也遭無情地搶走,被臭罵一頓之後,《丹下左膳》就變成詩文朗讀了。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