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開學祭採買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國小參考書
內容連載 頁數 3/6
開始臨床實習時,我們都要先進行初診。病人在我面前一坐下來,我就有一股衝動想把他的臉畫成漫畫肖像。看診中有時突然靈感湧現、想出個妙點子,我便止不住竊笑,隨手抄起病歷表或其他紙猛記點子。恐怕從患者的角度來看,我才像個精神病患吧。

大學一放學,我就跑到中之島的橋下,打開書包開始偷偷變裝︵?︶。我把學生帽、學生服塞進書包、再穿上外套與貝雷帽,一介醫學系學生就搖身一變成了新人漫畫家,像是怪盜亞森.羅蘋般躡手躡腳地往出版社走去。

當時地方報紙給我的稿費頂多一張原稿三百圓,但因為我拚命衝高稿量,結果成了相當優渥的打工報酬,連昂貴的醫學書籍都買得起。只是這樣一心二用,終究還是要面對抉擇的時刻。就像《化身博士》那樣,一直在兩個大相逕庭的世界中分飾二角,最後還是會無法承受。而且我忙著畫原稿,已經當掉許多學分了。

教授把我叫過去說話:「手塚你啊,就算真的當上醫生也只會是個庸醫,八成還會醫死五、六個人。為了世人著想,拜託你快放棄從醫,去當你的漫畫家吧。這是我給你的忠告。」我不知該怎麼決定,就找母親討論。

「就照你所想的道路前進吧。」這是母親給我的意見。

正好當時德島市的醫院有個空缺,有人邀我過去當醫師。不過仔細一問才知道醫院在深山,要搭巴士好幾個小時才能到達。但也因為如此,校長與醫生在那邊的地位崇高,大概僅次於天皇陛下吧。

「很威風的喔,比畫什麼赤本漫畫來得有前途啦。」那位男士如此勸我。只可惜,我呢,有個三天不見霓虹燈就會渾身不對勁的毛病。

「在那裡能常去有霓虹燈的街道嗎?」

「傻子,問這什麼蠢問題? 那裡可是直到最近才有電燈可用的地方呀。」

我聽完就打消前去的念頭,後來還是決定投身當漫畫家了。只是如果就此離開醫生這條路,會顯得我的決心太過半途而廢。於是我奮發通過實習與國家考試,取得醫師證書,得到醫生的頭銜。因此現在我其實本業還是醫生、漫畫算是副業,但是任誰聽到了都是一臉詫異,不敢相信是事實。

松屋町

當地人暱稱此地為「Macchamachi」,是大阪的玩具零嘴商店街,就像東京淺草藏前的阿美橫丁。
6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