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圖書週年慶_領券版
內容連載 頁數 5/6
我完全傻了,甚至無力去辯解,《月世界紳士》已經是十八年前的作品,當時可連史普尼克衛星都還沒升空呀。

《遺失的世界》先前已經多次提到,是我在戰爭期間創作的作品。這部是「鬍子老爹」與「健一」兩人活躍的太空故事, 名叫「藍普」的角色也在此首次登場。藍普在我的角色明星當中相當獨特,被我當作是知名反派演員。他的後腦杓有個凹口,碰到某些情況就會跑出一根點亮的「蠟燭」。我創作藍普有參考對象,是我的國小朋友木下。他的後腦杓也有凹陷,但不像藍普那麼誇張。那時有個怪談般的傳言。我們國小後山有座廟,廟口有排長長的石燈籠,一到晚上就會有人點亮石燈籠,謠傳點燈的人就是木下。聽說木下的後腦杓會冒出一根「蠟燭」,他就是用這根蠟燭點燃石燈籠的。當然這對木下來說是個相當惱人的謠言,我卻是從這得到靈感創造了藍普這個角色。多虧藍普大展身手,讓《遺失的世界》成了非常有趣的故事。當時《週刊朝日》雜誌曾經提及「學生漫畫家手塚……」,就是以《遺失的世界》為例,可見這部有多賣座。

因為我性格迂直又冒失,一被誇獎就開心不已,甚至自以為是當今赤本漫畫的帝王了。結果某次結識了漫畫集團的橫井福次郎,卻被他潑了桶冷水:「手塚啊,你別再幫那種尪仔標店畫畫了吧。畫那種東西是打不進漫畫家圈子的啦。」

我受到強烈的打擊,陷入了嚴重的兩難當中。

編輯殘酷物語

我是後來才在四谷地區找到租屋住下來的,在此之前都是在各旅館之間四處奔走,不但耗費心神,錢也花得很凶,稿費幾乎都被住宿費耗光了。搬到四谷後,則是在大阪的醫院與東京的出版社之間像是快遞員一般來回往返。如此似乎搞得編輯們都快要哭出來了。不對,有人還真的被搞到哭了。真是萬分抱歉。

追到大阪醫院的編輯,撞見穿著白衣掛著聽診器的我,都嚇了一大跳。

編輯們私底下都叫我手塚慢虫(拖延交稿)、手塚騙虫(說好了要遵守截稿期限,結果通通違約)。

有次我被關在本鄉町一間旅館裡面畫稿,別家出版社的編輯還假扮刑警要把我抓出來。這位編輯在玄關看出我是佯裝不在,對旅店老闆說:「應該有個相貌這樣這樣的男性住在你這裡,他其實是通緝犯。你先讓我偷偷瞄他一眼。」還拿出疑似刑警用的黑色筆記本給他看。旅館就這樣被搞得天翻地覆,我也終於成了通緝要犯。
6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