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圖書週年慶_領券版
內容連載 頁數 6/6
某天,某出版社的編輯突然衝進我常住宿的某間飯店,二話不說就一間間敞開客房大門查看,結果當時我還真的沒住裡面。後來我準備要住那間飯店時,櫃台人員怒氣沖天把我攔了下來:「我們不能讓手塚先生住這裡!手塚先生你只要住進來,就會連累其他所有客人遭殃!」

還有位編輯追著我一直追進東京車站,跟著我跳上往大阪的火車,結果身無分文,被車長當場臭罵一頓。

編輯們圍著我彼此大打出手的情況屢見不鮮,我已經惡名昭彰到盛傳要是被派去當手塚的責任編輯,就得要先跟妻小訣別才行。

不過一旦當過我的責編,再去承接其他作家編務時都是游刃有餘輕鬆愉快,到後來甚至有出版社為了鍛鍊剛入社的新員工,就將他們送來當我的責編呢。

某位編輯看我在那邊一直幫原稿塗黑上墨看得不耐煩,把筆搶了過去說:

「老師,這個讓我來幹吧。反正有樣學樣嘍。」

就開始幫我上墨。於是我把這位編輯命名為「上墨人」。等他上手了,甚至還懂得幫漫畫的框線上墨,我又把他叫做「上線人」。

那個時代兒童漫畫家還沒有在請什麼助手,因此我很珍視這些能當上墨人、上線人的編輯,畢竟有了他們工作就能順利完成。還確實有編輯就這樣越畫越厲害,最後真的當漫畫家去了。二十年前的編輯多半比較偏向飄逸的文人風範,因此每個人個性也相當強烈,具有舉一反三的敏銳性情。後來出版公會建立了、出版社的調性也逐漸統一,編輯們也都上班族化,很多人才雖然都彬彬有禮,但不知怎麼就是給人沒什麼個性的感覺。漫畫作家會受到編輯影響而培育出各自不同的才能,因此我認為應該要讓個性強烈的人去彼此衝撞才好。當然這也不是要大家為截稿日吵架就是——
6上一頁 1 2 3 4 5 6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