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走河

走河

  • 作者:謝旺霖
  • 出版日期:2018/07/10
內容連載 頁數 1/4
之十二〈猜火車〉    
 
無論我怎麼說,帕考爾火車站的售票員一概回答:「NO!NO!」接著冒出一連串印地語。於是我用英文寫下Patna,遞給他。他看了看,依然聳聳肩,搖著手。
 
不確定他的意思是:沒有票,還是不懂?一旁等著買票的人,也不明白我在說些甚麼。直到挺著肚腩、頗有幾分威嚴的站長,現身在售票台後,用手帕揩抹飽餐後油光的嘴臉。我趕緊又擠上前,遞上紙條。
 
「帕特納……」站長清晰唸道,瞬間點亮我的希望。但他接著說的印地語夾雜印地英語。我仔細聽,卻沒有懂,祇能半猜半疑地回應:今晚沒車?明天呢?我們簡直雞同鴨講。後來,我仍是遭一連串婉拒的手勢,草草被打發走了。
 
一股絕望的情緒湧上。我怔怔地坐在陌生昏暗的小站內,一時之間,不曉得該怎麼辦。氣力好像放盡,就連想去找吃飯住宿的一丁點力氣,也幾乎擠不出來了。
 
但為甚麼還在賣票?月臺上仍有等車的民眾?我愈想愈不對勁,走到站口,覺得不死心,於是又折回去。
 
我徘徊在月臺上,試著找個看起來會說英語的人。
 
找上一名棕膚、戴金框眼鏡,穿著淨白紗麗、像教職員般的女士。她先看了身旁的先生一眼,得到許可。夫婦倆一同陪我再去售票口。祇見女士和站長討論了一陣子。
 
確認出來,果然無票——是沒有直達列車的票,也沒有對號座位的票。唯一的方法,就是轉車,但他們不確定我能接受嗎。我點頭如搗蒜。一心祇想離開這個莫名來到的地方。等著站長反覆核對班表。
 
於是我買到兩張三等車廂的票:一張從這到伯勒爾瓦(Barharwa),另一張則從伯勒爾瓦到帕特納。
 
問題又來了,伯勒爾瓦在哪?三等車票上祇載明起點和終站,並無班次和時間。這樣我怎麼知道何時在伯勒爾瓦下車,轉車?
 
站長比著手指,高聲喊:「四——」我又不安地比劃追問,從這起算的四,還是下站起算的四。站長耐心畫出四道弧線,下端打上三個叉,像在教小孩數數一樣,並抄寫兩地的火車班次號碼給我。
 
至於這裏、那邊的火車,會不會誤點?我能否在伯勒爾瓦找對月臺,搞對方向,順利上車?這一切就祇能且走且看,全憑機運了。畢竟在印度,誰能保證甚麼——尤其火車。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