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反詐騙!提醒您「不碰ATM、網銀,不說信用卡資料」詳情

  • 防疫專區
  • 電子票券
  • 每日簽到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曬書專門店
內容連載 頁數 1/8
愛操煩是種「天賦」
 
「她沒有回我的LINE,是不是討厭我?」
 
「我有事情想找前輩商量,但是他似乎很忙,這麼做可能會造成他的困擾。」
 
「既然坐上這個位子,就必須不靠任何人做出成果。」
 
「如果我這輩子就這樣孑然一身該怎麼辦……」
 
「我幾乎沒有存款,老了以後該怎麼辦?」
 
人只要活著,就無法擺脫這些煩惱吧?
 
人類是懂得思考的生物,所以會懷揣著許多的不安。正因為如此,才會擔心各式各樣的事情。我認為這是極為正常的現象。
 
尤其日本人更是愛操煩的民族。「察言觀色」的文化使日本人一直以來都在沉默當中過度追求協調性。深入解讀他人表情的習慣,已經滲入骨子裡。因為這個緣故,日本人對他人的一舉一動都相當敏感,總是擔心各種事情,譬如「我會不會造成這個人的不愉快?」「自己做的事情會不會失禮?」等。
 
從基因也能發現愛操煩的日本人為數眾多。「血清素」是大幅影響人類情緒的神經傳導物質,只要這個物質不足就容易感到不安,而血清素則靠著「血清素運轉子」(serotonin transporter)這種蛋白質來調節。而多數日本人基因中的血清素運轉子屬於作用較弱的類型,因此對於不安具有感受較強烈的傾向。
 
長期持續的不景氣也使日本人的愛操煩變本加厲。「公司不需要無法立刻帶來利益的人」幾乎已經成為現在理所當然的風潮,許多人每天都活在「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被捨棄」的恐懼當中。照這樣來看,多數人動不動就想法悲觀、容易被煩惱困住,或許也不足為奇。
 
然而,就如同我在「前言」也提過的,愛操煩其實是一種「天賦」。
 
我認識許多和你有著相同天賦的人。他們都是一般人口中的「成功人士」。舉例來說,英特爾的首任執行長安迪.葛洛夫(Andrew Grove),就把「惟偏執狂(原文是paranoid,在醫學中是一種具有極度焦慮及恐懼特性的思考方式)得以倖存」當成他的座右銘。
 
日本最大系統整合顧問公司大塚商會的創辦人大塚實先生也說:「經營,需要近乎病態的擔心。」就連被稱為經營之神的松下電器創辦人—松下幸之助先生也說過:「擔心,就是社長的工作。」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