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2022博客來春節過年不打烊,各項服務說明詳情

  • 每日簽到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套書展_現折100
內容連載 頁數 3/5
「和媽咪講電話不能吃東西,不可以。」

她又發出稀里呼嚕的聲音,然後是咀嚼聲。「媽—— 」這是我們之間的拉鋸戰,她明知道我不喜歡,卻故意縮短媽咪的叫法,改成更短的版本。「算了。」艾德勸我,因為她還是叫他爹地。

「妳應該過去打招呼。」奧莉薇亞建議。

「我想啊,小親親。」我飄上二樓,才能看得更清楚。「喔,到處都看得到南瓜。每個鄰居都有一個,葛雷家還放了四個。」我已經走到樓梯頂端,手裡拿著杯子,紅酒蕩到我的唇邊。「真希望能幫妳選個南瓜,叫爹地幫妳買一個。」我啜飲,吞下。「叫他幫妳買兩個,一個給妳,一個給我。」

「好。」

我在小廁所陰暗的鏡子裡瞥見自己。「寶貝,妳開心嗎?」

「開心。」

「不會覺得孤單?」她在紐約始終沒交到朋友,她太害羞、太瘦小。

「不會。」 我凝視著樓梯頂端上方的幽冥。白天時,陽光會灑進半球狀的天窗,晚間就成了盯著樓梯井的大眼睛。

「妳想念拳拳嗎?」

「不想。」她和貓咪處得不好,某年聖誕節早晨,牠抓傷她的手腕,迅速兩爪就抓出兩直兩橫的抓痕,猶如井字遊戲,鮮血立刻滲出皮膚;艾德差點把牠丟出窗外。我開始找牠,發現牠縮在書房沙發上看著我。

「小親親,請把電話轉給爹地。」我又登上一級,腳下的地氈踩起來粗粗的,這是籐料。我們當時 在想什麼?這種材質很容易髒。

「嗨,懶蟲。」他和我打招呼。「有新鄰居?」

「對。」

「不是上次才有新鄰居嗎?」

「那是好幾個月前了,是二一二號的米勒夫妻。」我原地轉身,下樓。

「這次又是誰?」

「他們住二○七號,公園對面。」

「附近的鄰居都不一樣了。」 我走到樓梯底部,拐個彎。「他們沒帶多少行李,只開了一部車來。」

「搬家公司可能晚點才到。」

「大概吧。」

靜默。我啜飲紅酒。

我又回到客廳壁爐邊,影子在角落漾開。「我說啊……」艾德開口。

「他們有個兒子。」

「什麼?」

「那一家有個兒子。」我又重複,額頭壓在窗戶冰涼的玻璃上。哈林這區還沒安裝高壓鈉燈,只有檸檬皮般的月兒照亮街道。但是我依舊可以辨別他們的身影:一個男人、一個女人,一個高個子少年, 三人將箱子搬到大門。「是少年。」我補充。
5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