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2022春節出貨公告|博客來過年不打烊詳情

  • 每日簽到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兒童國際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5/5
一樓: 英國人口中的齊地樓層,法國人口中的「premier étage」。(我既不是英國人,也不是法國 人,只有擔任住院醫生時住過牛津,而且就是住小屋;此外,我今年七月開始上網學法文。) 廚房是開放式,而且設計「雅致」(又是仲介的形容詞),後門通往院子,側門通往公園。地上鋪的是白樺木板,只是現在多了紅酒漬。走廊邊有洗手間,我都稱為紅房間,班傑明.摩爾油漆目錄則稱為「番茄紅」。客廳有沙發、茶几,地板是波斯毯,踩起來還毛茸茸。

二樓:有圖書室(艾德的;架子上擺滿書籍,毫無縫隙,書背有裂縫,包書紙發黃)、書房(我的;空蕩蕩、冷颼颼,IKEA 書桌上放著一台 Mac —— 那是我上網下西洋棋的戰場)和第二個洗手間, 這種藍色的名稱是「普天同慶」,就一個裝了馬桶的房間而言,這個形容詞似乎野心太大。這層樓還有個很深的儲藏室,如果哪天我從數位攝影轉換成膠卷,我可能會將這裡改成暗房。只不過我對攝影越來越沒興趣。

三樓: 主(只是現在只剩下女主人) 臥室和浴室。這一年,我多半都待在床上,我們用的是智能床墊,雙邊都能調整。艾德將他那側設得軟綿綿,我則是喜歡紮實的硬度。「妳簡直是睡在磚頭上。」 他用手指撥打床墊之後,曾經這麼說過。

「你才是睡在積雲上。」我說。然後他吻我,既深情又緩慢。

他們離開之後,我進入黑暗茫然期,幾乎與床褥難分難捨。我會像浪濤般,緩緩滾到床鋪另一端, 將自己捲進被子裡,再從被子裡鬆脫。

這一層還有附衛浴的客房。

四樓: 原本是傭人房,後來改為奧莉薇亞的臥室和第二間客房。夜晚,有時我遊魂般地在她的房間晃蕩。白天,我站在她的房門口,看著光束中的塵埃慢慢飄動。有時我一連幾週沒上四樓,女兒的房間 漸漸融入回憶,就像記憶中雨水打在肌膚上的感覺。

總之我明天再和他們通話。此時,公園對面的人已經不見蹤影。

5上一頁 1 2 3 4 5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