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時光隧道:朱學淵散文集

時光隧道:朱學淵散文集

  • 作者:朱學淵
  • 出版日期:2018/08/02
內容連載 頁數 1/8
【南疆紀行】
 
新疆本和我沒有緣分,它是充軍的地方。一九六八年在上海搭過一班送知青的列車,機車的汽笛一響,數千家長發出號哭的爆鳴,還見一個母親暈厥在月台上,這景象永遠留在我視聽的記憶中。新疆意味著生離死別的遙遠;可是絕情的政府,卻將一列車一列車的稚男稚女送到那方去了。一九七一年在農村裡勞改,一天聽村姑們說,新疆接女娃子的車,昨夜停在成渝公路上,還說二大隊的一個狠心女子,撇下了丈夫和孩子也去了;我也萌生過逃亡的想法,可是新疆有太多的男子缺妻,它只要女人。新疆也有我的親人,七七年家裡來了從未謀面的堂姐一家,自從伯父在戰亂中「被我軍鎮壓」後,她跑去了新疆,嫁給了奎屯農機廠的廠長,總算混出了個體面。只記得姐夫對我說,那裡「不缺糧食,有白麵」。
 
關於新疆,腦海裡除了無際的沙漠,便是「遙遠」、「缺女人」、「有白麵」這樣一些莫名其妙的概念,這些年又聽說那裡在鬧獨立,很可怕。然而,最近我又做了些「西域歷史地名」的研究,從此就自作多情地思念她,而且還眷戀得那麼動情。今年夏天決心到那裡去走一遭。直到行前,人們還在告戒我,那裡很危險;北京的姐姐則說,那是「敏感地區」,「言論放肆者」不去為妙。可是非去不可,我要見見那裡的山水和人文。
 
⊙西出了陽關,又是故地和故人
 
我們一家人先飛上海,然後就奔烏魯木齊。現代旅行是點點間的飛,辭別了高樓,便是浮雲;當然沒見到河西道上的左公柳。黃昏時下飛機,就由西域旅行社的小馬接著,逕直去了富麗堂皇的海德飯店。那頭戴紅盔搬行李的小夥子眼睛長得很俊,問他是不是維族?他卻說是江蘇泰興人,祖父支邊來的。進得二十七層上的房間,朝外望去,竟又是高樓四立、萬家燈火。這真叫我困惑:莫非西出了陽關,又是故地和故人?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