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2/5

孔子與愛因斯坦殊途同歸
 
「我活在這個世界上,到底是為了什麼?」上面的三個答案或三種目的,分別代表自我享樂、自我成長與自我超越。它們有層次之分,愈上層或愈後面就會讓人覺得生活愈充實、人生愈正面、,而生命也顯得愈有意義。讓人敬仰的偉大科學家愛因斯坦曾說:「每個人都有一定的理想,這種理想決定他努力和判斷的方向。在這個意義上,我從來不把安逸和享樂看做是生活本身的目的――我把它稱為『豬欄的理想』。照亮我的道路,並且不斷給予我新的勇氣去正視生活理想的是善、美、真。」在追求真、善、美的過程中,愛因斯坦進一步指出:「只有為別人而活的生命才是值得的」、「只有獻身於社會,才能找出實際上短暫而又有風險的生命意義」。
 
孔子不只想獻身於社會,而且跟愛因斯坦一樣是在追求真、善、美。怎麼說呢?因為在他的心目中,理想的人生是要「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游於藝。」(〈述而〉),其中「志於道」――以追求真理為志業,代表了求真(理);「據於德,依於仁」――以德和仁為立身處世的依據,代表了求善(獨善其身又兼濟天下);而「游於藝」――優遊於藝術的領域.則代表了求美。換句話說,只要我們把孔子在兩千多年前說的話,以現代的觀念和語彙來加以理解,那就不難發現,孔子的理想人生跟愛因斯坦不僅殊途同歸,而且還說得似乎比他更具體而明白。
 
由此也可知,我們今天讀《論語》,重點是要賦予它新的時代意義。
 
生命的熱情和能量要有投注的對象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所謂「意義」,一定要有個「對象」,生命的意義就是要為自己生命的熱情和能量找到可以投注的對象。那要以什麼為對象呢?答案也許也會因人而異,但不外人、事和理想這三大範疇,也就是說,想要讓生命有意義,你就必須有人可以愛、有事可以做、有理想可以追尋。當代知名的大陸作家楊絳在九十六歲時,於《走到人生邊上》這本書裡自問自答:生命的意義或人生的價值在於「修練煉靈魂、完善自我」。她這個答案看似空靈,意思其實也差不多:一個人要如何修練煉靈魂、完善自我?愛人、做事和追尋理想正是主要的途徑;而前面所說對真、善、美的追求,也必須落實在這三個項目上頭。
5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