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4/5

當我們說「克制」時,針對的是不當、有害的欲望,但什麼是「不當」、「有害」?習慣的想法是指「過多」的欲望,其實,有些欲望「過少」(譬如厭食)也是有害的,這時就要克制自己想要成為「纖瘦美女」的想望,而「增加」自己的食欲。所以,我們要克制的其實是「過度」――過多或過少的欲望都屬不當。一個人若過度渴望成為「聖人」,那也是必須加以節制的不當欲望。孔子雖然以「聖與仁」為目標,但卻沒有過度渴望,「子罕言利與命與仁」(〈子罕〉),他不會把「仁」掛在嘴上,談「聖」的機會就更少。
 
有幾個人達到《禮記.內則》的規範?
 
前面在談「禮」時已提過,「禮」最經得起考驗的一個定義是「多數人公認的合適的規範」,但什麼叫做「合適」?它不僅會因為文化而有所差異,即使在同一個文化圈,也會隨著時代而變遷。當「禮」代表一種規範時,它並非都是在壓抑、束縛個人的欲望或行為,譬如在性行為的規範方面,古代的《禮記.內則》就說:「妾雖老,年未滿五十,必與五日之御。」意思是必須和未滿五十歲的妻妾「五日行房一次」才合乎禮,這哪裡是在壓抑你的欲望?你做不到還「非禮」呢!
 
當然,這也不是說你一定要符合古禮,而是我們不必那麼拘泥。「克己復禮」的現代含意涵義其實很簡單,就是調整自己不恰當的欲望和行為,使它們符合多數人認可的規範。這沒有什麼好皺眉或挑剔的。
 
最需要克制的是衝動反應
 
克制不只是在約束自己不恰當的欲望,還包括過度的情緒反應,譬如「節哀順變」裡的「節」,就是要克制自己過度哀傷的意思。《禮記.檀弓上》記載,孔子的兒子伯魚在母親死後,守喪期滿還哭個不停,孔子知道了,就說:「嘻!其甚也,非禮也。」過度、過長時間的哀傷反而不合乎禮,所以要兒子展開笑臉,恢復正常生活。
 
而在所有的情緒裡,我們最需要的克制的就是因一時受刺激而突然爆發的衝動反應,孔子說「小不忍則亂大謀」(〈衛靈公〉),正是這個意思。所以,為了自己和群體的長遠利益,我們要學會忍耐和沉著,所謂「忍片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不只不要亂發脾氣,更要懂得拒絕眼前的誘惑。
5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