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6
2 勇敢的朋友
 
幾乎所有同學都把浦川當笨蛋,喜歡捉弄人的同學還會不厭其煩地捉弄浦川,拿他困窘的模樣尋開心。
 
「浦川,你胸口有東西。」
 
浦川聽了,低頭看自己的胸口。他一壓低下巴,拉開領口往下看,馬上有人把小沙子從領口灌進他衣服裡。
 
到了書法課,浦川才離開座位一會兒,回來就發現毛筆不見了。他傻傻地在書桌下面找,老師立刻點名問道:
 
「浦川,你在做什麼?」
 
老師這麼一叫,浦川緊張了起來,頓時答不出話。
 
「毛筆⋯⋯」
 
「毛筆怎麼了?」
 
「毛筆不見了。」
 
「剛才不是還拿著嗎?你再看清楚。」
 
浦川明知書桌下面沒有筆,也只好再彎腰看看。這時候,浦川旁邊或前面的同學趁機悄悄地伸出手,把剛才藏著的毛筆放回原位。浦川抬起頭來看到毛筆,才發現剛才有人把筆藏起來,可是周圍的同學都正經八百地寫著書法,浦川看不出到底是誰把他的毛筆藏起來。
 
「怎麼樣?找到了嗎?」
 
聽到老師這麼問,浦川回答:
 
「找到了,在桌上。」
 
「搞什麼鬼。你問題這麼多,老師怎麼上課。」
 
結果,竟然是浦川挨老師的罵。
 
大家這樣戲弄浦川,除了因為他外表怪異、成績不好,還有另一個理由。因為浦川的穿著打扮、用的東西──不,就連浦川的笑容和說話的樣子,都透著窮酸味,感覺就是個鄉下土包子。浦川家是賣豆腐的,可是班上其他同學的父母幾乎都是有名的企業家、政府官員、大學教授、醫生或律師。浦川混在這些人當中,難免顯得家世差了一截。全班就只有浦川的制服不是送洗,而是在自己家洗,也只有他會把傳統紗巾對摺當成手帕。
 
當大家談到神宮球場的話題,浦川只知道外野的事,根本無法和同學談論在內野看到的情況。說到看電影,浦川只知道老舊的小電影院,但是其他同學都去市內一流的電影院。浦川頂多兩年才去銀座一次,對銀座幾乎一無所知;更別說避暑勝地、滑雪場、溫泉區之類的話題了,浦川往往插不上半句話。他總是一個人孤零零的,打不進同學的圈圈,卻又沒有辦法改變。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