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3
裝幀不是書的「包裝」而是「皮膚」──裝幀家的工作
 
和田誠身為裝幀家與書籍設計師,他很清楚「如何計算書籍成本」。
 
二○○八年七月,我曾到東京國際展示場的「東京國際書展」欣賞「設計裝幀競賽展」。主辦單位是日本書籍出版協會與日本印刷產業聯合會,評審委員長是讀者代表兒玉清。這場競賽展的主旨是「從本文的文字組合、用色、排版、封面美感與功能性、材料適合度、印刷、裝訂等各個角度審查,選出獲獎作品。」邀請業界人士,希望能以此為契機,創作出「更美、更精良的書」。
 
這場競賽展共分成十二個項目,包括事典/全集、文學/文藝、童書/繪本、漫畫等。在生活/實用書項目榮獲日本書籍出版協會理事長獎的《育育兒典》(出版社:岩波書店、裝幀者:森本千繪、印刷:精興社、製本:松岳社青木製本所)做了三條書籤線。通常育兒書最多做兩條,這是標準規格。其獲獎的原因當然不只是書籤線,連細節之處都設計得很周到,這才是它深受好評的原因。
 
根據選評內容,有人認為「從書籍製作技術的傳承來考量,選擇製作成本較高的書籍為宜」,但也有評審覺得「花了很多錢做出的來豪華書籍得獎,讓人覺得很不是滋味」。有人說「鉛字是書籍美感的基礎」,也有人主張「比起精心製作的書,有時乍看之下很廉價的作品反而能讓人看到故事」。
 
某位長年從事販售業務的日本書籍協會評審表示:「雖然對其他評審感到抱歉,但我將自己的票投給從裝幀上來看,感覺會賣的書。」這位評審真的很誠實,我認為他說的應該是真心話,而且實為關鍵。若藝術性與追求利益不互相牴觸,就沒有任何問題,可惜通常都是相反的結果。畢竟我們不是活在歐洲中世紀,沒有王公貴族來成為藝術家的幕後金主。
 
近年來已經很少聽見有人說法文「mécénat」這個詞彙,現代的藝術金主已經轉變成國家與企業。這場競賽展最大爭議在於,並未公開書籍定價。製作費(藝術性)與定價不一定具有連動關係,但藝術性愈高,製作費就愈高,某種程度上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資深裝幀家菊地信義過去三十年總共經手一萬數千本書的裝幀工作,數量之多令人驚訝。菊地也曾擔任過「書籍設計競賽」的評審,他表示裝幀是「讓看到這本書的人成為讀者的重要誘因」。裝幀的重要性由此可見一斑。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