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他們先殺了我父親:柬埔寨女孩的回憶

他們先殺了我父親:柬埔寨女孩的回憶

  • 作者:黃良
  • 出版日期:2019/01/09
內容連載 頁數 1/8
每天的每一分鐘,我的肚子都在叫,彷彿像自己在吃自己一樣。現在,我們的糧食配給已經固定減少到那些廚子只給每十個人一小罐十二盎司的米。我哥哥們的糧食配給量也變少了,以至於他們來訪的時候能帶給我們的也非常有限。他們想要常來,但士兵們逼他們更努力工作,讓他們沒有時間來訪。
 
廚子們持續在大鍋中煮米湯給村民吃。每到吃飯時間,我家人的手中都會拿著湯碗,和其他村民一起排隊去領取我們的配給。廚子們以前還會給我們粥,但現在鍋子裡的米粒只夠煮湯了。輪到我領食物的時候,我都會充滿期待地看著廚子攪拌米湯。我緊張地屏息著,祈禱她會可憐我,從鍋底舀起我的湯,因為所有的固體食物都在那。輪到我的時候,我會盯著米湯的湯鍋,而當我看到她拿著湯勺攪拌著湯時,我則會發出絕望的嘆息。雙手緊捧著我的碗,我會拿著我那兩勺湯走到平時我坐在樹下的陰涼位置,離其他人遠遠的。
 
我從來不會一口氣把我的湯全都吃掉,我也不想讓我的家人把我的份拿走。我靜靜地坐在那裡,一口一口地品嘗著,先從湯開始喝。我碗底剩下大約三湯匙的飯,而我必須讓它撐久一點。我緩緩地吃著飯,如果有一粒掉到地上我都會撿起來,因為一旦吃完了,我就得等到明天才有得吃。我看著碗內,一邊數著碗裡剩下八粒飯的時候,內心不禁哭了出來。我只剩下八粒飯了!我夾起每一粒緩緩地嚼著,試圖品嘗那滋味,不想吞下去。淚水和食物混雜在我口中;等到那八粒飯全都吃完,而我看到其他人還在吃的時候,我的心都會一沉。
 
村裡的人口一天比一天少。許多人都死了,大多數都是死於飢餓,有些是吃了有毒的食物,有些則是被士兵殺死的。我們的家人也慢慢地快餓死了,然而,每一天,政府都在減少我們的糧食配給。飢餓,飢餓永遠都存在。我們什麼都吃,從地上腐爛的樹葉到被我們挖起的樹根。我們用捕獸器捉到的老鼠、烏龜和蛇也不會被浪費掉,我們會拿來煮然後吃牠們的腦、尾巴、皮和血。沒有捉到動物的時候,我們則會在田野中尋找蚱蜢、甲蟲和蟋蟀。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